禁止教师收礼不能仅靠"通知"

2012年9月7日 09:45

来源:东方网  作者:马广志   选稿:项凌

      在第28个教师节到来之际,辽宁省教育厅、省政府纠风办联合下发通知,严禁教师借教师节收受礼金礼品,情节严重造成恶劣影响的将被取消教师资格。(《中国教育报》9月6日)

      应该说这个通知的措辞,不可谓不严厉,整治教师节成“送礼节”的力度和决心,也不可谓不大。但是,越是信誓旦旦,却越给人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越让人感受到教育部门的治理疲劳的感觉,而对通知的这种“严禁”与“取消”,到底能够起多大作用,也实在不敢奢望。

      我们说,严禁老师收礼,一只花、一张贺卡算不算?情节严重的取消教师资格,“严重”程度如何界定?这种简单思维可以预想结果的通知,近年来不知发了多少,禁这个,禁那个,最终却什么都改变不了,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笔者之所以对这个通知“冷嘲热讽”,并非是无中生有,也不是空穴来风。之前,教育部也曾下文倡导教师不要收礼,但现实呢?家长们却在“明目张胆”的给教师送礼。据同日的《山东商报》报道:近日,青岛一小学某班级学生家长李女士反映,由学生家长组成的该班“家委会”提议,由各位家长出资购买六套共计1500余元的礼品,作为教师节礼物送给该班的六位老师。

      相比之下,香港就没有这种风气,给教师送红包、教师收红包。因为香港对教师收礼,是按公务员规格治理的,受到《防止贿赂条例》的监管,同时必须遵守《接受利益(行政长官许可)公告》的规定。因此在香港,即便家长想给老师送礼,也是无后门可走,更没有人敢收。因为若一经发现,就会被廉政公署请去“喝咖啡”,接受严厉惩处。

      另外,香港大多数学校都有家长教师会,其会员是所有家长、在校教师,其职责是促进学校与家庭之间的紧密联系,同时讨论共同关心的事宜,以及合力改善学生的福利。如果家长有对学校的意见,可以通过向这个委员会反映,委员会再与学校进行沟通,维护家长的权利。试想,如果家长把教师索礼的情况反映到家长教师会,家长委员们能不代表家长去向校方反映,并追究教师的责任吗?

      由此看来,严禁教师借教师节收受礼金礼品,绝不能指望一个“通知”了事,而要有实实在在的制度和措施。就像香港的学校管理那样,一要有部门像香港廉政公署一样常请送礼收礼者“喝咖啡”,绝不姑息;其次就是成立同样的家长委员会,让大家共同监督,为尊师重教的风气负责。如此,教师节变“送礼节”的咄咄怪事,或许才会销声匿迹。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