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复古"与"一哄而洋"师出同门

2012年8月28日 08:59

来源:东方网  作者:司马童   选稿:项凌

      自2008年起,山西大同在新任市长耿彦波推行下开始耗资百亿元的古城再造计划。耿彦波是在调研十天后就拿出规划,并扬言5年见分晓。大同旧城街道名字恢复古风,而代王府、华严寺等文物修复也是工程重点。大同老城内所有的现代建筑将搬迁出去,以恢复传统城市布局。(8月27日《新快报》)

      这显然又是一出“力排众议”的城市形象杰作:新任市长“十天调研”,迅速规划“百亿复古”。而且,虽然就投入的建设资金而言,河南开封的“千亿重造汴京”显得更具胆魄,但山西大同“早早启动、行将收尾”的一面,却无疑在实质改变上拔得了“头筹”。

      “百亿复古”也好,“千亿重造”也罢,看起来都是城市形象和面貌上的一种“争光添彩”谋略。且不说促成这种“大手笔”、“大投入”的建设谋略,究竟是“公众意愿”占先,还是“长官意志”居多,而我始终觉得:类似瞬间“回到X朝”的“穿越式”决策思维,不管其初衷怎么美好,前景如何诱人,恐怕都甩不掉“急功近利”的政绩浮躁与焦虑。

      的确,山西大同与河南开封,都称得上是古迹众多、底蕴丰厚的历史文化名城。围绕特色抓建设和谋发展,当然也属合情合理、无可厚非。但问题是,两地在改变城市形象蓝图及行动中所表现出来的“一哄而古”手法,即便“盘子”做得再大,“古貌”造得再像,终究也是一种简单创新和机械复制;说得透明一点,这跟许多地方曾经热衷的“一哄而洋”作派,大概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的理念差距。

      谋求城市形象的“穿越式改变”,很多决策者自然十分忌讳“急功”之评,但却未必不乐意来拿“近利”说事。譬如,到2012年底,大同古城将全面合龙。在耿彦波的构想中,老城内的所有现代建筑都将搬迁出去,以恢复传统的城市格局。由此,按照大同未来旅游人数瞄准300万的目标,以100元门票算,一年就是3亿元。这笔“复古经济账”,着实算得“振奋人心”。可我却想问上一句:倘若这样的“一哄而古”被纷纷复制、遍地开花,又拿什么来确保300万的旅游人数?

      正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个心照不宣的疑虑是,无论“复古”或是“超前”,真正要为城市形象“穿越式改变”埋单的,肯定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市民百姓;至于当初的“画圈描图”者,就算其“近利”愿景,最终却成为了“微利”、“无利”、甚至是“负利”,对其个人来说,除了带走“得”的,又有几个会承担“失”的。

      称“百亿复古”与“一哄而洋”师出同门,这在某些“锐意进取”的官员听来,或许很难归入“建设性批评”的范畴,自然也更难认同“穿越式改变”的急功近利猜疑。那么,但愿他们大肚能容,常会记起“忠言逆耳”的古训。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