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岗工开罚"与"农民工下跪"

2012年8月26日 09:54

来源:东方网  作者:司马童   选稿:实习生 陆扬

      8月24日,有网友微博爆料,武汉武昌几名市容监督员因农民工扔烟头,拉着他要罚款,农民工下跪请求让他走。市容监督员称,该农民工系脚绊到箱子,跪在了地上,被他们拉起。武昌区城管局调查回应称,该男子突然下跪,市容监督员立即伸手相扶,并没有说过激的话。(8月25日《武汉晨报》、《长江商报》)

      正所谓“兼听则明”,笔者仔细看过当地两家媒体对此事件的报道后,基本梳理出一个客观轮廓:几名市容监督员围住乱丢烟头的农民工“开罚”50元应该不假;农民工情急之下的下跪求饶,似乎也不是什么“绊了箱子”;至于一名女执法者现场曾说的“就让他跪”,算不算是“过激”之词,那就由公众见仁见智了。

      的确,整治生活陋习,维护市容整洁,这原本不应成为争议话题。即使如武汉武昌这般,对于公共场合接连两次乱丢烟头的不文明行为,抓住现行之后欲处50元罚款,要说也是罚出有据、并不为过。此事的值得深思之处则在于,为什么当一位网友微博传出“农民工下跪”照片后,网络之上、跟帖之中,“同情弱者”之语远远盖过了“陋习须治”之声?思来想去,我觉得问题或许不在于“该不该治”,而是民众对现实语境层出不穷的“执罚经济”的现象,又一借题发挥的舆论反弹。

      就在不久之前,湖南邵阳传出热闻:该市目前约有千名“市容监督员”代替城管“执法”。这些监督员不穿制服对违章停车罚款。根据邵阳市城管局翻印的《市容环境监督员执法手册》,市容监督员的罚金将上缴给区财政,及时结算后,其中80%将返还奖励给监督员本人。(8月22日《西安晚报》)消息一出,坊间异论如潮,人们的最大忧虑是,这种“公权批发”行为,会不会给那些“执法经济”或“执罚经济”大开方便之门?

      湖南邵阳也好,武汉武昌也罢,成群结队的“市容监督员”,显然是被当地有关部门视作了加强城市管理的“执法分支”和“得力助手”。多方支持,综合治理,当然是抓好许多工作的可取方法。然而,除了湖南邵阳“市容监督员”的工资是来源于80%的“罚款返还”,我们在武汉武昌同样听到,有“市容监督员”毫不隐讳地对记者说,“其实我们待遇都很低,都是一些下岗人员。”并且还颇具“人性化”地宣称,“一般我们不处罚学生和老年人,他们没钱。”

      处不处理,罚不罚款,不是看你有无违规行为,而是先去揣摩或考虑“有钱没钱”,这就是“执罚经济”的典型衬照。于是,在“下岗工开罚”与“农民工下跪”的奇怪现实中,许多围观者岂会再按寻常的思维来发现见解,更不会将“支持正义”简单地理解成绝对的“支持处罚”。因为,这种“罚”在本质上,已经明显背离了“法”的初衷与本意。

      管则严格依法,罚则一视同仁。这无疑是一条社会治理的基本底线,谁若有意无意地“儿戏”了这一点,也就怪不得公众的“老唱反调”。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