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圣烂尾"须追究决策责任

2012年8月24日 09:32

来源:东方网  作者:胡艺   选稿:项凌

      2010年,山西娄烦县提出打造“孙大圣故里风景区”,规划修复原有的水帘洞、悟空出世石、猴王庙等古建筑。两年过去,除了绿化的5000多亩荒山以及四层楼高的接待中心外,其他规划都未实施,但已投入6000多万元。当地官员称,投资没回报或致荒废。(8月23日人民网)

      耗资巨大的河南汝南“梁祝故里”如今一片荒凉,热热闹闹的山西娄烦“孙大圣故里”折腾了两年只建成了一座接待中心。这无疑是给名人故里争夺战一记响亮的耳光。既然打造“孙大圣故里”没有回报,为何当初拍脑袋决策,执意上马工程?

      自吴承恩先生的《西游记》问世以来,孙悟空这个正义与智慧的化身成了口耳相传、家喻户晓的人物。孙悟空是一个被不同国家和民族、不同领域、不同文化背景广泛认同的典型形象。在笔者看来,《西游记》本身是一部神话小说,孙悟空的形象更也是虚构的,故里从何而来?如果刻意考证神话的起源地,硬要把小说中的人物、地名与现实一一对应,亵渎了小说的构思灵感。颇有削足适履之嫌,让人怀疑其动机。

      不仅山西娄烦在争夺孙悟空故里,大兴土木还原西游记场景。拥有花果山景区的连云港称他们是公认的孙悟空的老家。将斥资40亿元建设西游记主题公园。争夺孙悟空的表演这方还未唱罢,那方已经登场。一个神话人物的故里之争俨然演变成了利益博弈,令人费解。

      不仅是争夺虚拟人物的故里,近年来,在挖掘人文资源、旅游资源的大背景下,这类“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考证”不胜枚举。比如争夺朱熹的故乡,耗资40亿为朱熹做寿。考证出柳下惠并不是坐怀不乱,花木兰本来姓朱,贾宝玉的生辰八字,李白是一个古惑仔,给牛郎织女安排故乡,考证嫦娥奔月地,等等。如此牵强附会的考证,屡见不鲜,实在有损传统文化的尊严。有的地方即使没有文化资源,也要削尖脑袋去“创造”历史文化资源。甚至连西门庆这样的反面小说人物也不肯放过。而“梁祝故里”与“孙大圣故里”沦为烂尾工程不过是其中两个代表。

      孙悟空身上主要是寄托了广大百姓对美好生活与公平正义的期待。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老家倒在其次。既然孙悟空的故事已经深入民间,广为流传。为何硬要给神话故事“安排”出产地呢?孙悟空是中华民族共同拥有的文化财富,现在出现这样你争我抢的局面,莫非要神话人物“现身说法”?事实上,文化部、国家文物局早就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在对名人故里、故居或文化遗址等进行合理适度的开发利用时,要加强监管,防止过度的商业开发和对文化遗产内涵的肆意歪曲和滥用。各地不宜对文艺作品中虚构的人物进行命名故里等活动。

      然而,某些地方罔顾民生福祉,仅凭凭专家一纸子虚乌有的“论证”与领导者的个人喜好就仓促上马“孙大圣故里”、“梁祝故里”之类的形象工程。结果落得一个烂尾的结局。令人唏嘘。

      当然,要改变某些地方拍脑袋决策大兴土木打造名人故里的怪现象,单纯指望地方政府坚守权力边界并不现实。在笔者看来,关键要健全决策失误责任追究制度。通过问责的力量,让那些没有经过民主程序、科学论证的决策出不了台;让那些好大喜功、盲目决策者承担应有的责任。促使决策者保持权力谦卑,学会倾听民意,谨慎使用手中的权力,不再权力发疯,拍脑袋上项目、上工程,让“名人故里”沦为烂尾工程。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