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7万亿"怎样博得满堂彩

2012年8月24日 09:31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晓亮   选稿:项凌

      每当经济遭遇下行压力,以巨额投资提振经济,似乎就会成为一个绕开的选择。2008年,世界经济危机席卷全球,中国多少也受到波及,所以2009年年初,国家出台了4万亿投资计划的经济刺激方案。

      今年,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势下,类似地方版投资计划,也密集出笼,一个可媲美当年中央“4万亿”刺激方案的地方投资计划,正逐渐浮现。上个月底,就有媒体报道了多个城市纷纷出台的各自“稳增长”的地方政策,比如长沙抛出超过8000亿元的投资计划;贵州拟公布总额高达3万亿元的投资计划等等。

      这被称为地方版“4万亿”计划。而日前最新报道显示,这新一轮地方投资总额何止“4万亿”,7月以来已公布的广东、重庆等地方投资计划涉及资金已达7万亿元。对此,有分析人士担忧新一轮投资竞赛不利于经济结构调整,不能真正提升经济潜在增长率。另有人士认为本轮投资比上一轮中央四万亿投资在效率上应有所提升。(8月23日《中国证券报》)

      可见,专业分析人士对这一轮的地方投资的经济刺激效果,都未达成一致共识。所以,具体各地的投资计划,最终会起到怎样的提振内需刺激经济的效果,还要静观后效。当然,这并不代表有些原则性的方向性的东西,不能提前讨论。各地投资,只有是决策者、施行者和受惠者各方都广泛参与,深度讨论,达成基本共识后,再按照讨论方案逐一施行,投资效率或许才能最高,刺激效果才能最好。如果一开始,原则性的方向都偏了,最后没准谬以千里。

      比如,有了上次的“4万亿”计划,这次的7万亿计划出台,就有了更强的针对性和可参照性。没有动辄“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出台,政府部门和民众最关心的问题,莫过于这笔钱是如何来的,又将如何用、用在何处,期间资金流向是否足够公开透明、可监督,是否会被浪费、被挪用和滥用等等。

      关注资金来源构成,是监督资金流向的前提。有别于中央财政,各地的动辄千亿万亿的资金来源,不少都要靠举债。而此前一些地方积攒多年的债务危机,还未完全化解,“旧债不去,新债又来”。如果最终的经济刺激效果不尽如意,那么就会加大地方债务风险。这一点,不可不察。

      而正因各地的投资资金,每一笔都来之不易,所以每一分钱更是必须花在刀刃上。容不得任何的低效、重复的投资,更不能容忍因为决策失误导致的大规模的无效投资和严重浪费。当年的“4万亿”,除了1.5万亿基建投资之外,大部分资金中央都承诺将投入民生和教育项目上,以保民生来促增长,是经济不景气时必须坚守的一条底线原则。

      当外部国际市场萎靡不振时,刺激内需,让民众生活福利有保障,有钱消费有底气消费,才是刺激中国走出经济低迷的主要动力。所以保民生就是保增长,这是相辅相成,内在统一的。中央主导“4万亿”计划时如此,地方出台的“7万亿”计划也不能忘了这一点。

      同样,“4万亿”的刺激计划,以及此前多年地方投资导致的产能过剩问题,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历史遗留问题。如何以投资来消耗掉此前累积的过剩产能,而有不因过度过量投资加剧新的产能过剩,是考量此次“7万亿”投资计划决胜点的一个关键。所以,长期以来热衷高能耗高污染的粗放型产业投资,以及某些规划无度的“铁、公、机”等基建方面的投资,应更节制更有序。而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资金瓶颈,或许更该得到经济刺激计划的垂青:民间借贷市场的规范,中小企业融资平台的拓宽,税费方面的减免优惠等政策保障和资金支持,或许都可以从经济刺激计划中找到着力之处。

      地方“7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乍看起来,资金不少,手笔不小,但是如何科学规划,让每一笔投资收到最大的回报,考验着政府决策的民意含量和执政智慧。如何深思熟虑高瞻远瞩科学规划,如何让7万亿投资既刺激经济又反哺民众,政府和市民都满意,实现双赢博得满堂彩,需要各地认真思量。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