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二代"们为何能心想事成

2012年7月30日 09:02

来源:东方网  作者:马涤明   选稿:实习生 汪婧婧

      5月初,网爆府谷县司法局局长李瑞华、副局长刘利荣涉嫌学历造假,上升途径存疑等问题。记者在当地采访获悉,造假事件的当事人刘利荣是“煤二代”,李瑞华虽非“煤二代”,却也与当地煤老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榆林市一位长期观察当地官煤生态的政府人士向记者透露,在陕北榆林一带,像刘利荣这样混迹官场的“煤二代”并不少见。(7月28日环球网)

      富可“敌县”的“煤二代”们,却羡慕上公职身份,放下奔驰、宝马开低档公车、每月拿千余元可怜的工资,也要先挤进政界,他们自己的“抱负”或目的,以及“煤一代”们的期望值为何,且不说,单说有人想进政界就能进得去,想做官就能心想事成,那么更值得研究的问题,就是这政界之门、官场之路,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系?

      原则语境上说话,体制内人事制度有着严格的规定和监督约束。然而“煤二代”想进体制内就能进得去,初中文化的司机想做官便一路畅通无阻,证明的是某些“原则说法”之虚。当然,原则说法还说,大多数情况如何、极个别情况如何——往往是说,违规进人、违规提拔、买官卖官之类只是极个别情况,不是主流。但即便我们可以相信腐败是极个别情况,却无法相信,所谓“绝大多数情况”是依靠我们的制度体系保证的,而更相信它是依靠各级官员的自觉与觉悟保证的。也就是说,只有官员们自我约束权力,原则才可能生效,否则,生效的就不一定是原则,而是官员的意志。“煤二代”们都能心想事成,那是因为有人成全他们;而如果有人想成全谁就能成全谁,难道不是人的意志比制度、原则更有效力?

      所谓“自觉与觉悟”保证公正清廉,其实就是个假设,因为“觉悟”与“良心”这种东西是不好考核的。所以,现代政治原则将制度约束放在第一位,而宁信人的觉悟靠不住,宁愿对公权力作恶意揣度,相信“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相信只有“关进笼子”的权力才是最让人放心的。

      “煤二代”们心想事成也好,“官二代”、“富二代”蜂拥而从政也好,买官卖官现象尽管是“极个别”却又频现也罢,证明的问题都是,人事权力的随意性比较大,想突破制度和原则就能突破。然而,权力的“突破性”又岂止体现在一两个方面?

      “煤二代”、“富二代”纷纷涌入体制内,引起一些忧虑,比如权力与资本的联姻问题。然而我认为,这并非问题的本质,问题的本质是公权力者对公权力的垄断。如果公权力不能太随意,或说它是套上了笼头或关进了笼子的,谁做官又能如何?所忧者,不是谁想做官,而是有人想做官、有人想让谁做官,都能心想事成。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