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妨给打马赛克的央视多一点宽容

2012年7月11日 09:26

选稿:实习生 陆扬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志顺  

      7月9日11点49分,央视在播出意大利文艺复兴名家名作展报道时,将米开朗基罗著名雕像大卫阿波罗生殖器部位打上马赛克。对此,有网友认为打马赛克不尊重艺术品,质疑“谁在遮谁的丑”。下午15点54分,央视复播该新闻时,大卫阿波罗身上的马赛克已经被去除。(7月10日东方网)

      不知道央视在复播该新闻时,为什么要将打在大卫阿波罗身上的马赛克去除?是怕背上“不尊重艺术品”的沉重骂名,还是想急于展示央视作为国家大台的谦抑品质和宽阔胸襟,抑或还是另有其它什么原因。但作为一个还算比较理性的观众,笔者以为,不论什么原因,我们都不妨给播裸体雕像打马赛克的央视多一点理解和宽容。

      诚然,将米开朗基罗著名雕像大卫阿波罗生殖器部位打上马赛克,于具备一定的艺术鉴赏能力的观众而言,难免造成其欣赏心理的梗阻,而欣赏心理的梗阻势必导致其审美流程的中断。但问题是,对于那些缺乏艺术细胞特别是一些缺乏判断能力的“小人儿”来说,焉知当他们看到他们认为不易暴露在外的性器官暴露在外时,会受不受影响,会受什么影响?事实上,如何理解艺术与色情,连很多大人都“难得糊涂”或见仁见智,能指望小学生乃至幼儿园的孩子作“正确”理解吗?

      电视新闻本身(内容)具备不具备影响人的力量?其影响有无积极消极之分?这已无需论证。如果答案是否定的,还谈什么“以科学的理论武装人,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当然,不是说,在电视上看到生殖器之类的性器官,所有缺乏艺术修养的成人观众和缺乏判断能力的儿童观众都会受到性暗示性刺激或其他负面影响。正如不是说,生活在一个乙肝流行的环境里,所有人都会感染上乙肝;情况甚至是,有的人和乙肝病人同吃同住却依然没事。然而,我们能因此而简单地责怪抵抗能力不强的人“人家不具有高度的免疫力”吗?能要求“所有儿童”对电视的消极影响具有高度免疫力吗?即使对于成人,怕也不能希望所有的人在看《金瓶梅》时都像某些天才理论家那样以绝对冷静的眼光在字里行间移动而从心理到感官丝毫不受影响不受刺激,要求人人都具备柳下惠先生那样坐怀不乱的道行。加上目前影视作品中和网络上大面积的露阴癖和拥抱接吻甚至做爱境头的消极影响,叫我们怎能“不必太担心”?

      鉴于以上,央视给播裸体雕像打马赛克,虽有点欠妥,但显然不易过多指责。某种意义上,我甚至认为央视这样做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某些缺乏艺术修养的成人观众和缺乏判断能力的儿童观众的一种爱护或保护。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