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产权"岂能被"无偿收回"?

2012年7月4日 09:57

选稿:实习生 陆扬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江  

      近日,重庆涪陵区政府规定“加油加气站的有效期为30年,经营期满政府无偿收回”。相关部门称,此举是为改善当地成品油市场秩序,并称国营和民营加油站都受规定约束。当地民营加油站经营者指责该规定带有明显歧视性,并通过拒签特许经营协议的方式抵制该文件。(《京华时报》7月3日)

      有道是“乱世用重典”。面对加油站呈现出布点“乱”、油源“乱”、管理“乱”的局面,相关部门的确不应熟视无睹、袖手旁观,对加油站“三乱”现象加强治理,倒是责无旁贷。从这个意义上说,为了改善和规范成品油市场之需,无论是实行特许经营制度,还是给加油站设定一个30年的经营有效期,相关部门看来的确是动起了真格。

      可以设想的是,一旦确立特许经营制度协议,连经营权都成“特许”的了,一旦存在不规范行为,特许方随时可能终结并收回经营权,对经营者而言,无疑相当于在头顶悬了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这还不够,特许经营之外,加油站30年经营期满后由政府无偿收回,有了30年期限,其实意味着即便民营加油站再“乱”,也只是个时间问题,等到经营期满,政府无偿收回之后,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经营30年后由政府无偿收回,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被视作加油站治理的最终期限承诺。

      不过,对于加油站的经营,政府固然需要尽到监管之责,但监管并不代表政府之手就比市场之手更高明,也绝不意味着政府可以取而代之。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加油站的特许经营,还是对加油站经营30年后政府无偿收回,与其说是对加油站的不规范经营行为进行有的放矢的治理,毋宁说是在监管与治理的名义下,权力的自信过于爆棚,权力的欲望无限膨胀,以致完全突破了应有的边界。

      事实上,加油站的“乱”,最根本的因素其实并不在于经营权的旁落,也绝非加油站由政府收回专营,这个市场便立马有序了。相反,即便是在完全由国有加油站垄断的市场,油源“乱”之类的现象也时有发生,一些国有加油站,更是遭遇工种油品勾兑的质疑。可见,加油站收归国有,非但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有了政府特许专营的强势背景,会不会助长垄断合谋,形成“店大欺客”格局,最终反而固化甚至加剧成品油市场的上述“乱象”,恐怕绝非杞人忧天。

      更为离谱的则是,成品油市场治乱,开出的居然还有“加油站经营满30年由政府无偿收回”的方子。所谓收回特许经营权并进行公开拍卖,让更多的人进入加油站行业,乍一看来似乎是在引入更多竞争,但一个经营30年便要遭行政力量强势介入并重新洗牌的市场,注定了其经营者不可能立足长远,而会更多注重于短期效益,而这恐怕恰恰会加剧经营不规范与市场乱象,与治理加油站市场的初衷,恰恰是南辕北辙的。至于说提高加油站经营门槛,来保障油源质量与市场供应,假如真有这样一个门槛的话,也只能由企业自身积累的经营诚信与声誉来说话,而不能由行政化的指令来设定。

      最后,正如业主对其物业享有不容侵犯的权利,加油站作为一种资产,同样也只能归属于其投资人,既然如此,经营满30年无偿收回的规定,究竟将投资人的而权益置于何地?恐怕更需追问,对民营资产的无偿收回,更是涉嫌对私有产权的侵犯与掠夺。照此逻辑,当监管居然可以监管成“股东”,监管究竟会保持独立,还是会迷失于逐利,的确更令人担忧。

      一言以蔽之,当对行业的监管居然成了对行业资产的无偿收回,这无疑是权力的越界,而这样一味药,与其说是药到病除的解药,毋宁说是饮鸩止渴的毒药。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