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公平不能为教育不公平埋单

2012年7月4日 09:15

选稿:实习生 汪婧婧  来源:东方网  作者:邵留生  

      昨天,郭宇宽先生发表了题为“高考录取应该照顾谁”的文章,就因公殉职的公交车司机刘海信的女儿高考成绩恰好在西安交大录取分数线的边缘,她能否被录取一事,提出了“高考录取应该照顾谁”的话题,并认为“凡是起点较低但是证明了自己实力的,都是各个高校从获得更优质学生资源的角度应该照顾的人”。郭先生最主要的理由是现在的高考政策往往“照顾”一些大城市,而家境困难的人、广大工农子弟等起点低的人处于教育不公平的地位,这些人只是由于教育不公平导致分数比不上城市等占有优质教育资源人而已。

      对郭先生的观点,笔者不敢苟同。如果因为教育不公平造成家境困难的人、广大工农子弟等起点低的人在高考录取中处于劣势,这时就要求高考录取照顾这些人,这就是要求高考公平为教育不公平埋单。而这样的埋单实质就是用另一种不公平来弥补原先的不公平,这种做法可取吗?

      这正如在足球比赛中,裁判员因为误判使甲队受益,乙队颇有微词,这时裁判员找平衡,又通过误判来使乙队受益,结果看似双方都公平了。这样的看似公平往往导致双方队员都不满意,裁判员可以说是双方都不讨好,其原因就是不能用不公平来弥补不公平。

      同理,我们不能因为家境困难的人、广大工农子弟事实上受到了教育不公平的待遇,就要求高考在情理上对其“网开一面”,原因是我们不能破坏已有的高考录取政策,当分数成为录取的依据时,当综合素质评价(郭先生也认为会钢琴、会跳舞是素质)成为录取的重要参考时,高考录取就得依规进行,任何破坏规则的行为,都是制造新的不公平。今年高考期间,上海一考生迟到两分钟而被拒,多数人认为这体现了程序公平,道理其实是一样的。因此,因为刘海信的女儿背负沉重压力,要比别人付出更多而要求照顾她时,就是破坏了已有的规则。试想,高考面前谁没有压力?大城市考生也有大城市考生的压力,每位考生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再者,这些会钢琴、会跳舞的人不也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吗?照郭先生的观点,他们是不是也应该得到照顾?

      由于教育不公平导致农村考生处于高考劣势地位,他们想要成功突围,确实需要付出比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人很多倍的努力。但是据此就照顾农村考生,又损害了城市考生的利益,他们并不是主动选择优质教育资源,他们只能选择在户籍所在地就读,如果户籍所在地的优质教育资源成为了他们“让利”的因素,对他们来说,同样是天大的不公平。这其实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但捍卫高考公平,不是以不公平来弥补不公平。根本的办法是从解决教育不公平开始,让农村孩子也能享有城市孩子一样的资源。这点解决不了,以照顾的方式来弥补不公平,更容易滋生新的不公平。现在高考诸多不公平,本质上都是由教育不公平引起。因此,想要让家境困难的人、广大工农子弟等起点低的人在考场上成功突围,唯有深入推进教育公平,而不是舍本求末。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