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取"保护费"的实质是权力寻租

2012年6月29日 09:33

选稿:实习生 汪婧婧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玉胜  

      近日,有媒体报道温州市区一派出所,每月向辖区内的棋牌室收“保护费”,若拒交每日都有穿制服的人上门“治安管理”,直到把客人赶走。部分经营户曾为该所下属警务室交电话费等。所长称费用上交到所里,经营户会拿到收据。目前该派出所所长已被停职接受调查。(6月28日《浙江日报》)

      促一方稳定,保百姓平安,原本就是公安部门的分内职责,但温州市区的黄龙派出所,却突发奇想地将其职责业务异化为“有偿服务”的生财之道,每月向辖区内的棋牌室收取一定数额的“保护费”,并且随意“涨价”,而对抗拒不交者,则实行骚扰性的“治安管理”,直至搅黄棋牌室“生意”。事件曝光后,温州市公安局以“违反纪律”、“乱收费”为由对该派出所所长实施了停职审查的处理。

      据当事的陈女士介绍,她在箬笠岙村经营棋牌室已有3年时间,而“平安费”也交了3年。明知不合规的“平安费”,何以成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两厢情愿交易,其玄机就在于这“棋牌室”的模糊定位。按照坊间的通常做法,所谓“棋牌室”多半就是“麻将室”,而为了增加活动的刺激性,“玩麻将”通常要带“彩头”(即“赌注”)。而究竟何为“娱乐”、何为“赌博”,其界限区分似乎并不清晰。当地派出所正是抓住了“棋牌室”游走于法律的灰色地带,玩牌的客人或多或少会下注赌钱,经营者对相关法律似懂非懂等诸多模糊认知,才敢于明目张胆地收取“平安费”。而棋牌室的经营者也心安理得地拿钱买平安。

      其实,尽管国家对“赌博”和“娱乐”的区分没有具体的“赌资”界定,但纵观各省的地方性法规,其标准多倾向于“每人输赢金额累计在2000元以上”,“参赌人员达20人以上”。对于民间百元以内的“小来来”,公安部门一般是不屑“抓赌”的,事实上,棋牌室的活动是“赌博”还是“娱乐”,完全由当地派出所自己“定性”,而经营者是否“平安”,就取决于其是否交钱。从这个道理分析,所谓“平安费”、“保护费”,不过是派出所拿手中公权作自导自演“捉放曹”闹剧中的牟利噱头而已。由此看来,“保护费”不是简单的违规“乱收费”,其实质是权力寻租和权钱交易。

      同时,就履行职责而言,如果棋牌室真的涉嫌“聚众赌博”,那么派出所收了“保护费”就打开“保护伞”,对违法行为“睁只眼闭只眼”,这岂不是“不作为”?反之,如果棋牌室属“小来来”的民间娱乐,派出所以假定其“违法”定期收取费用,又岂不是滥用职权的“乱作为”?因此,无论棋牌室的性质如何,派出所收取“保护费”的做法,都应该是有悖操守的失职渎职行为。

      由是观之,鹿城区公安机关对此事的反思,不能止于“乱收费”的简单层面,而应从履职、敬业、慎权的深层次的角度举一反三。防止类似事件,需要摒弃以权牟利的“钱”心,更应唤起为民执法的“责任”心。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