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籍制度"的确不能只是"取消了之"

2012年6月28日 09:30

选稿:实习生 汪婧婧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江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近日表示,户口制度不能简单取消了之。李铁称,以北京为例,若取消户籍制度,需要从财政里面拿出一块来给外来人口,意味着对户籍人口的服务质量会下降。(中国新闻网6月27日)

      有道是“存在即合理”,户籍制度其实不是什么新鲜事物,真要追根溯源的话,从商周时期其实就具备了雏形,“存在”了上千年的户籍制度,当然不会一点合理性都没有。事实上,既然户籍制度并非一纸户籍这么简单,其背后不仅牵连着行政管理手段,更与公共资源的分配紧密相关,对于这些既成事实与固有体系,显然不可能视而不见。从这个角度来看,尽管户籍制度饱受诟病,民间对于取消户籍制度的呼声更是相当高涨,“户籍制度不能简单取消了之”的提法,自然很难受人欢迎,更难免惹来拍砖,但发改委官员的上述表态,却未尝没有理性与务实的成分。

      某种程度上,户籍制度不能简单取消了之,话虽然中听,但却恰恰是句大实话。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是,假如义务教育的学位不能到位,包括医疗、养老在内的社会保障投入与分配不能排除门户之见,仅仅是在形式上取消户籍制度,不仅意义不大,也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获得了户籍的外来人口,仍将不得不继续面临同样的上学难、看病难,以及老无所养等一系列难题。从这个意义上说,户籍制度不能简单取消了之,其实说得一点不错。

      然而,“不能简单取消了之”的户籍制度,固然需要正视其历史与现状,但却并不意味着就无懈可击,更不意味着明明有缺憾,却只能一层不变的延续下去,甚至因为可能影响到户籍人口的利益,便固守现有的利益格局。应该承认,户籍制度的确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取消户籍制度的关键,也绝非取消本身,而更在于取消之后究竟如何去填平因为户籍制度所形成的巨大落差,而这自然少不了需要投入真金白银。例如,取消户籍,并不意味着外来人员就天然获得了同等的权利,只有将外来人口的义务教育、社会与医疗保险的覆盖,统统纳入全盘考量,让原本只属于户籍人口的公共资源和户籍福利,也同样能惠及于非户籍人口,才算是真正意义上规避了现有户籍制度的诸多弊端,也才是取消户籍制度的题中应有之义,而这一系列权利与保障的兑现,的确很难一蹴而就,更不是取消户籍制度便能万事大吉的。

      可以设想的是,假如仅仅是取消户籍制度,相应的权利与保障体系却未能同步建立的话,同样的公共资源与福利蛋糕,忽然涌入更多的分食者,这对于户籍人口来说,的确难言公平。但是,现实的情形却是,不取消户籍政策,其实并不能回避上述客观需求,无论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随着城市化的过程,城市必然需要新进入者,即便有户籍门槛,也仍然不能改变外来人口在城市中居住生活这一现实,而相应群体的教育、医疗、交通需求,也绝不会因为户籍制度的一层不变,便被消弭于无形。无视客观需求的后果,其实仍然要由城市来承担代价,无论是户籍制度所导致的公共权利与保障的缺口,还是由于户籍所导致的社会分化与对立,其实越来越成为城市不可承受之重。也正是出于这一考量,越来越多的城市也在降低户籍门槛,放宽户籍政策上做出了不少有益的尝试和努力。这一切至少说明,不能简单取消了之的户籍制度,也绝非动弹不得的铁板一块。

      一言以蔽之,户籍制度的确不能简单的取消了之,但却更不能固守于现有的利益格局,无论从城市化的大势所趋,还是从保障公民权利的角度出发,“不能取消了之”的户籍制度至少需要与时俱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