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套吃喝欠账见证多少畸形"生产力"?

2012年6月27日 09:50

选稿:实习生 陆扬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英锋  

      安徽蒙城县三义镇政府公款吃喝欠债17年未还,饭店老板刘梦夫因此无力经营外出打工。刘梦夫曾上访讨债,蒙城县纪委和信访局介入后,三义镇政府到2010年初尚欠21.5万元。2010年底,刘梦夫将三义镇政府告上法庭,然胜诉后,剩余绝大多数债权的实现仍因法院的“无法强制执行”而遥遥无期。(6月26日新华网)

      刘梦夫保存的三义镇政府吃喝欠账共15本,半尺多厚,而账本记载的欠账记录峰值为2000年的63.0477万元,彼时,刘梦夫的饭店开业满5年,镇政府也吃了5年,在镇政府“每年年底都会支付一小部分”的情况下,欠账还一度高达63万元(后经刘梦夫不断催要,镇政府到2005年还了30多万元),令人咂舌——镇政府每年至少要吃十几万元,咋就这么能吃?都吃进了谁的肚子里?

      无疑,这套厚厚的吃喝欠账是非常丑陋耻辱的——消费付账,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镇政府吃喝欠账17年不还,公然失信,亵渎市场规则和法治,此乃一丑;镇政府大吃大喝,浪费公帑,风气不正,此乃二丑。

      丑陋的远不止三义镇政府。近年来,关于乡镇政府吃喝欠账的丑闻不断被媒体曝光,笔者以“镇政府、吃喝、欠账”为关键词在百度搜索,得出677000条记录,这种现象广为诟病,亵渎了政府公信力,损害了政府形象。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对基层政府吃喝欠账的最好处置结果就是还账了事,甚至于在媒体曝光后,在纪委、司法部门介入后,有的基层政府仍未痛快还账,而有关部门几乎没有对吃喝欠账的调查深究——欠账的吃喝是否超标违规?是否铺张浪费?是否属不正之风?或是否牵连着违规违法的报销走账渠道?也更没有对吃喝官员的问责。吃喝欠账的低成本低风险在很大程度上助长了基层政府大吃大喝的歪风。

      笔者以为,法纪监督部门有必要把三义镇政府的巨额吃喝欠账当做一个标本进行剖析,详查15本吃喝账的来龙去脉,看一看总共有多少次吃喝、每次吃喝的饭菜酒水的档次标准、都是哪些人在吃喝、吃喝的原因以及有多少吃喝是不正常的、不合适的,看一看已经归还的部分欠账中有多少是走的正规渠道?有多少做了“变通”?有多少用小金库或其他不正规渠道支付?三义镇党政办的一名工作人员透露,每年年底县里给一些“解困资金”时,才能拿出来一部分还给刘梦夫。“解困资金”是什么?是用来临时救济一些受灾或家庭困难群众的资金。三义镇政府连这笔钱都敢还吃喝账,简直就是胡作非为,丧失底线,令人发指。我们很担心镇政府也会千方百计花其他不该花的钱还吃喝账或再次进行新的吃喝,因而,有关部门对三义镇政府的吃喝欠账进行彻查是很有必要的。我们希望,这次彻查能够成为监督基层政府吃喝的一个典型范本,能够对遏制大吃大喝提供有益的启示。

      前几天,甘肃天水市接待办的“接待就是生产力”的标语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揭露了基层政府接待吃喝的潜规则,我们想知道,三义镇的吃喝欠账见证了多少畸形的“生产力”?记载了多少“嘴上腐败”?有关部门有义务给公众一个答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