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是一剂防腐良药?

2012年6月27日 09:48

选稿:实习生 陆扬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强  

      6月24日,史学博士陈东有,以《金瓶梅的社会文化现象》为主题开了一场讲演。陈东有认为,《金瓶梅》自诞生之日起,就毁誉聚于一身。但是它是一本值得当代中国人仔细、全面阅读的传统小说,因为它有“道德味”,告诫人们要远离“酒色财气”。(6月26日《新快报》)

      倡导国人读《金瓶梅》,其用意何在?是要人们学习西门庆呢,还是以西门庆为鉴?无论如何,靠道德约束,无法使人远离“酒色财气”,《金瓶梅》也无法成为一剂防腐良药。

      鲁迅先生当年评《红楼梦》时曾这样说“经学家看到易,道学家看到淫,才子看到缠绵,革命家看到排满,流言家看到宫闱秘事……”假如让国人读《金瓶梅》,恐怕也是不同情趣者所见不同,有的人看到了淫,有的人看到了荡,也许有的人能够读懂其中的“道德味”,但是,真正像陈东有副部长这样,能够研究深透,从中读出高深意境的又有多少呢?

      陈博士倡导读《金瓶梅》,恐怕也是用心良苦,其劝导的对象恐怕也主要是官员,目的也是让官员从中借鉴教训,加强修养,提高道德,防止腐败,可谓用心良苦。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陈博士的良苦用心恐怕未必会收到好的效果。一则,一些官员的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远在西门庆之上,根本用不着学习读《金瓶梅》,更不屑学西门庆。比如“三玩市长”雷渊利,“三多市长”许迈永,再比如最近落马的山东副省长黄胜,传其外号“黄三亿”,坐拥豪宅46座,包养情妇46个,这些人哪一个不让西门庆汗颜?这样的官员,还用得着读《金瓶梅》吗?二则,一些官员酒足饭饱之后,读《金瓶梅》,读懂的恐怕不是“道德味”,而是西门庆的情趣。三则,有多少官员能够达到读出《金瓶梅》“道德味”的境界,即便读得出“道德味”,又有几个人能够远离“酒色财气”?

      即便《金瓶梅》真是一本有“道德味”的好书,但是,再浓厚的“道德味”也医治不了“腐败病”,靠道德的的力量根本无法管得住贪官膨胀的欲望。要治疗“腐败病”,必须靠制度建设,必须靠法律约束,必须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必须把官员置于“阳光”下。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