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信息何以"敏感"到不能联网?

2012年6月26日 09:30

选稿:实习生 陆扬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江  

      距40城个人住房信息系统联网的大限只剩7天,截至发稿,有18个城市宣布与住建部联网,目前的住房信息联网工程完成率仅45%。住房信息联网可能牵出公务员腐败问题,一位上市房企营销总监称大城市的住房信息都已入库,只是政府是否愿意公开而已,就像官员财产要不要公开一样。(《东方早报》6月25日)

      任何政策的制定与执行,假如缺乏客观真实的数据作为分析判断的基础的话,其实都难免无的放矢,甚至极有可能南辕北辙。具体对房地产政策而言,要想做到有的放矢,同样需要以掌握客观真实的房地产信息作为前提。从这个意义上说,个人住房信息系统的联网,其意义显然不仅于信息汇集本身,而更在于其对于房地产宏观调控的指导意义。

      事实上,之所以关于房地产宏观调控的手段及其政策不乏争议,其背后固然不乏立场有别所引发的利益之争,但房地产信息自身缺乏一个真实客观的源头,恐怕同样是其争议之源。毕竟,当数据只能来自各方的推算与估计,得出不同的结论,也就并不意外,尤其是当政策的定夺本身也缺乏分析判断的客观依据,而更多只能跟着感觉走时,究竟有没有走对方向,的确也只能听天由命、全凭运气了。可见,即便从房地产政策的制定与执行的角度来看,住房信息联网其实也是个不可或缺的前提,有了公开透明、客观真实的住房信息,包括房产税、物业税、遗产税征收之类的政策,也才算是具备了讨论的起点。

      当然,正如“罗马非一日建成”,网络同样不可能一日联就。以房产信息网为例,从地方到全国的房地产信息联网,自然绝非说句话那么简单,除了地方房地产信息网要首先建立并完善之外,全国联网更需要相应的技术保障,而房产信息联网,显然还不仅于硬件上的互联互通,信息联网之后的统计处理与分析,才是联网的真实意义与核心价值所在,而这一切更是不可能一蹴而就。在这方面,同为联网,国内社会保障、养老保险的异地联网长期难产,似乎也可充分说明这事儿的难度。

      不过,假如说社会保障的全国联网,还存在异地间支付这一障碍的话,房产信息联网却仅仅是信息层面的联网,并不牵涉支付事宜,按说后者的障碍和门槛应该更容易迈过才是,何以房产信息联网的大限不断被拖延,甚至遭遇淡化呢?当已被推延的大限再至,住房信息联网工程完成率却仅有45%,比住技术门槛更难以逾越的,恐怕正是“数据很敏感”。不难设想,一旦全国房产信息联网,个人名下的房产自然不可能继续玩“狡兔三窟”的游戏,由此而牵扯出公职人员腐败问题,更是大概率事件。既然房产信息联网不利于公职人员隐藏其腐败所得的资产,这一机制遭遇地方层面的竭力拖延甚至抵制,也就并不意外了。

      然而,当房产信息联网居然受阻于公职人员对腐败问题的隐藏,这一敏感到不能联网的房产信息,倒是愈发引人好奇。假如房产信息联网,不仅可以为宏观调控提供更翔实的政策依据,更有望让公职人员“狡兔三窟”的腐败资产无处藏匿,如此一箭双雕的好事儿,又何乐而不为呢?而无论是中央对房产调控的重视,还是对反腐工作的加码,真要展现反腐决心,非但不应让房产信息联网因其敏感性而受限,房产信息联网所形成的倒逼机制,更应被倚重。

      一言以蔽之,房产信息联网居然意外点中了腐败问题的敏感穴位,与其说是房产信息联网不小心摸了老虎屁股,毋宁说正是透明公开机制的缺失,已然养虎为患。从这个意义上说,来自腐败的阻力,倒是更赋予了房产信息联网以更多的价值和意义。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