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听证"更像"无人听戏"

2012年6月26日 09:08

选稿:实习生 汪婧婧  来源:东方网  作者:司马童  

      四川省眉山市原定于6月21日召开听证会,拟就彭祖大道部分道路变更为限速50公里/小时等规定进行听证。因无人报名而被迫延期。专家认为,无人报名说明一些政府的效率不高,致使听证会的公信力受损。(6月25日《成都商报》)

      一场有关交通限速内容的听证会,出现无人报名的尴尬场景,是否如专家所言缘于“效率不高”和“公信不足”,其实还颇值商榷。毕竟,限速听证不像价格听证,后者的“逐利图谋”,容易使得某些听证会从“娘胎”里就附着了“听涨基因”;所以,剖析前者的意外冷场,我看还不如从“无人听戏”的视角去揣度成因。

      翻阅有关资料可知,听证制度也是一个“舶来品”。1993年,深圳在全国率先实行的价格审查制度,可以说是价格听证制度的雏形。此后,中央和地方的很多政府部门制定了专门的听证程序或规则、办法,听证在价格决策、地方立法、行政处罚、国家赔偿等诸多领域得到了广泛采用。四川眉山的限速听证,显然属于公共决策范畴的听证。但它何以会落得“无人理睬”?倒不是此类变动根本无涉公众利益,最大的可能,怕是缘于在许多人想来,这样的事情是否存在听证必要,或者说原本就无须煞有介事地高调操作。

      的确,从媒体披露的情况看,眉山市彭山县这场预先在多种媒体广而告之的听证会,其主要内容无非是打算给当地几条交通要道的限速规定提高10公里/小时。这样的“民生议题”,能够想到广开言路、博采众长,自然要比关起门来、自说自话更显公平和公正;然而,要是开个通报会、座谈会也能服众的事情,非得大张旗鼓地弄个“听证程序”、搞个“高端模式”,岂不反而显得穿靴戴帽、多此一举了?

      正是缘于这样的“刻意高调”,一些本来对限速议题比较热心的市民,到了关键时刻,要么推称“周四要上班无法参加”,要么自度“少我一人无碍大局”而没来报名,要说也就情有可原、不足为奇了。道理十分简单:即使“限速听证”现场气氛热烈,代表发言踊跃,说到底,也不过疑似一种“努力走过场”的“听证游戏”罢了——既然最终结果几乎可想而知,报名市民基本上也约等于是在配合演好“听证大戏”,来与不来,又有什么紧要的了。

      “无人听证”更像“无人听戏”,看起来是个意外,细想想却也值得深思。对于广大公众来说,开诚布公的听证决策,肯定是多多益善;但比起“听证等于听涨”的老调,某些“听证等于听戏”的新“秀”,恐怕同样难获人们的欢心和认可。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