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二运"防性骚扰"微博无可厚非

2012年6月25日 09:22

选稿:实习生 陆扬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廷连  

      6月20日晚上,上海地铁第二运营有限公司官方微博“上海地铁二运”发布了一则微博:“乘坐地铁,穿成这样,不被骚扰,才怪。地铁狼较多,打不胜打,人狼大战,姑娘,请自重啊!”——配图是一名身着黑色丝纱连衣裙妙龄女子的背面,由于面料薄透,致使旁人能轻易看到该女子内衣,确实非常性感。(6月25日《山东商报》)

      笔者以为,“上海地铁二运”发布的这条官方微博无可厚非,因为大量的事实证明,现实生活中,无论是职业场所、还是公共场所,衣着暴露、装扮性感、举止随便的年轻女性,往往是受到性骚扰的高危人群。正因为此,在防止性骚扰的话题之下,我们常常会听到“女性朋友应在日常生活中,避免穿坦胸露背或超短裙之类的服饰去人群拥挤或僻静的地方”的善意提醒。比如在百度性骚扰的百科名片上就有防职场性骚扰的“上班正常着装,不穿暴露衣服,夏天避免无袖衫和短裙,若工作需要,保险内衣裤必须穿好”的善意提醒,显然,“上海地铁二运”发布的这条官方微博,其本意和动机也是对女性朋友善意的提醒。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上海地铁二运”发布的这条善意提醒微博,却引来了诸多网友的非议。而昨天上午,随着这场论战持续,两名年轻女子在上海地铁二号线,身着黑袍和普通衣装,蒙着面,手持彩板,上书“我可以骚,你不能扰”、“要清凉不要色狼”,以此向上海地铁二运抗议。

      对此,笔者以为,这两名年轻女子向上海地铁二运的抗议没有道理。正如前面所述,“上海地铁二运”发布的这条官方微博,其本意和动机是对女性朋友善意的提醒,无可厚非;再者,用“我可以骚,你不能扰”的上书抗议也没有道理。在笔者看来,“骚”和“扰”也是辩证统一的关系,这种辩证统一关系可以描述为:一方面,有“骚”才有“扰”,没有“骚”就称不其为“骚扰”;另一方面,“骚”和“扰”是可以互相转化的,比如,对女性来说是“骚”,但对男性来说却是“扰”,由此构成了女性对男性的“骚扰”。又比如,男性的“扰”,其实也是一种“骚”,由此构成了男性对女性的“骚扰”。由此看来,“我骚你扰”都是错,所以,用“我可以骚,你不能扰”的上书抗议,也是强词夺理。

      至于女性朋友“要清凉不要色狼”,这是可以理解的。不过,也要承认,现实生活中,清凉总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正因为此,人们就不能为了绝对的清凉而赤裸裸地在公共场所活动,也因为清凉总是相对的,所以人们就不能为了要清凉而忘了防色狼。在笔者看来,“不要色狼”虽然是一种愿望,但愿望代替不了现实,因为现实生活中色狼总是客观存在的,正如“上海地铁二运”在官方微博中所言“地铁狼较多,打不胜打”。

      更重要的是,因为清凉总是相对的,因此为了防色狼,女性朋友在公共场合着装的时候,就不能穿得太薄、太透、太短、太露,况且,穿得太薄、太透、太短、太露,也清凉不到那里去。至于有的女性朋友为了要清凉,就喜欢穿得太薄、太透、太短、太露,那就属于个人素质问题了,这就好比有些年轻男女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拥抱亲吻并做一些不堪入目的动作一样,虽然别人不能干涉,但却有伤风雅,反映的也是个人素质欠佳一样。这样说来,上海地铁二运”在官方微博中提到“人狼大战,姑娘,请自重啊!”也就容易理解了。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对于上书“我可以骚,你不能扰”、“要清凉不要色狼”的两位女志愿者的行为艺术随即引来关注,《女声报》官方微博“女权之声”对此进行了支持,并呼吁女性应拥有身体自主权并反对性骚扰。笔者以为,这种支持如其说是支持“我可以骚,你不能扰”,不如说是支持反对性骚扰。说到反对性骚扰,今年5月9日由国务院颁布并实施的《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第11条明确规定:“在劳动场所,用人单位应当预防和制止对女职工的性骚扰。”而在1988年国务院发布《女职工劳动保护规定》中,还没有“性骚扰”这个概念。由此,笔者感到,中国职场引入“反性骚扰条款”,显然是一种法制进步,这种进步彰显出我国法制建设更加人性化,更加考虑个人感受,对人的保护也更为全面。但如何在公共场所反对性骚扰,显然不是“上海地铁二运”所能解决的,而是需要法律上的给力和全社会的努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