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引产"背后的公民权利亟需救济

2012年6月15日 09:59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禹海君  

      6月4日,陕西镇坪县村妇冯建梅被当地强制引产已7个月的女婴。冯建梅称不是自愿引产的,是镇上的人强行按其手让她签字的。冯建梅公爹称镇上事发前曾索要4万元,不然就强行引产,但是家里拿不出钱来。对此,镇计生办工作人员承认要钱,称系冯建梅搬户口的保证金。(6月14日《华商报》)

      生育孩子是人的一项基本权利,即便是《计划生育法》,也没有禁止人们的这项权利,只是以“鼓励”、“提倡”等字眼宣传一种晚婚晚育和节育的观念,并无强制性的要求。在陕西镇平县上演的这场“被引产”闹剧,却让我们看到公民的基本权利被无情地扼杀,其血腥、其粗暴,让人闻之色变、心寒,更令人为之扼腕叹息。

      随着调查的深入,“被引产”事件开始呈现出原貌:为了索要4万元(姑且叫“保证金”),计生办威严恫吓,在受害者交不出钱的情况下,罔顾公民的合法权利,强行对孕妇实施堕胎,并炮制出“自愿接受”的假象。然而,按照情理,受害人“自愿接受引产手术”的说法任谁也不会相信,因此,再完美的假象终究会被戳破。

      我们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在法制不断健全、法治社会业已成形的今天,公权力依然很强大,普通公民的权利也依然很贫瘠,以至于连最起码的生育权利都无法保障,甚至还要接受“被自愿”的结果。其实,在我们身边,还有更多人像冯建梅一般受到摧残,比如,2011年1月18日临海新闻网就报道,白水洋镇曾引产11例,等等。

      诸如此类的“强制引产”,往往有一个冠冕堂皇的名字:补救措施。在一些地方政府出台的实施办法里,常常用“补救措施”来替代“强制引产”的说法,比如,《河南省计划生育条例实施细则》第23条规定:“不论何种原因,凡计划外怀孕的都必须采取补救措施,中止妊娠。”这种话语体系的存在,显然是在为权力兑现政绩做铺垫。

      在这种现实语境下,民众的权利愈发贫瘠,只有面对被无情剥夺的苍白现实。为保障公民基本权利计,为重塑公权力形象计,冯雪梅们亟需得到制度救济。具体而言,一是要迅速清除各种变相允许“强制引产”做法的文件,完善法律法规,加大对“强制引产”的惩罚力度,比如追究刑责;二是,在计划生育国策尚未调整前,纠正不正确的政绩观。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