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厅长既敢"求粉"何惧"公布财产"?

2012年5月23日 09:28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强  

      近日,湖南省商务厅厅长谢建辉的求粉经历显示,大多数人对厅官开通微博持支持态度,但亦有网友提出微博关注的前提条件公布财产。作为湖南省目前开通微博的最高级别官员,谢建辉对都市时报记者说,她的财产是可以公开的,但目前相关组织、部门对官员财产公开没有统一规定,她也不好第一个去公开。(5月22日《都市时报》)

      谢厅长既然敢于“开博求粉”与网民面对面交流,为什么不能再勇敢一些,争当“公布财产”的第一个吃螃蟹厅长?

      厅长“开博求粉”卖萌也罢博名也好,事实上都不是什么大事情,只要厅长有时间有精力有热情,与网民交流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至多热情过去或者应付不了,大不了一关微博了之。

      但是,“公布财产”则不同,就目前而言,“公布财产”对于厅级官员来说还是一个禁区,或者说是一个“雷区”,第一个闯“雷区”的人即使不被炸得粉身碎骨,恐怕也难以全身而退。尽管对“公布财产”千呼万唤,但是近期的《学习时报》称,中国实行官员财产申报至少还需10年,可见“公布财产”阻力之大困难之多。对于厅级以上官员,别说是“公布财产”,就连“公开工资”也是困难重重,上个月,上海交大学生申请公开中央53位部长工资,但是相关专家的说法是“官员工资不属公开范畴”。官员工资都成了机密,遑论“公布财产”?

      “财产是可以公开的,不好第一个去公开。”也许谢厅长说的确实是实话,她的财产确实是可以公开的,她本人也想公开,但是却不敢第一个公开。为什么不敢不公开?原因就在于“目前相关组织、部门对官员财产公开没有统一规定”。没有上级的批准、没有领导的许可,谢厅长如果胆敢第一个“公布财产”,无疑会坏了官场规则,成为官场异类。倘若成为官场异类,不但上级领导不待见,而且会成为同僚们的“眼中钉”、“刺儿头”,也就会仕途多艰,“冯唐易老李广难封”了。

      厅长敢于“开博求粉”无关紧要,但“公布财产”却会累及仕途,拿自己的前途命运“求粉”,这个代价未免太大了。谢厅长不敢“公布财产”,应该可以理解。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