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突击强拆难解问题明胶之惑

2012年4月20日 09:29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晓亮  

      “问题明胶”事件的发展,果然如之前预料的那样,在舆论持续发酵形成的各方强大压力面前,相关部门整治问题明胶的行动,突然从之前的后知后觉,变得雷厉风行起来。

      位于河北阜城县古城镇前宋村的学洋明胶厂,无疑处于此次“毒胶囊”风暴正中心,对此也最有发言权。4月15日中午,央视报道了这家明胶企业奖工业明胶售给企业生产药用胶囊后。两天之间,除了“学洋明胶”和“成大明胶”两家规模较大的企业,前宋村40多家明胶作坊被夷为平地。(4月19日《京华时报》)

      但是,这看起来声势浩大的大规模突击强拆,虽然将前宋村持续40多年的明胶产业,在一夕直接彻底摧毁,但是简单粗暴地拆除明胶作坊,并未能彻底抹消掉公众对工业明胶流入药品乃至食品领域的焦虑和隐忧。据媒体称,另有证据显示,“学洋明胶”的产品,不仅流向药企,还流向众多食品企业,成为生产雪糕、冰淇淋、乳制品和饮料的原料。

      这当然不是凭空猜测。虽然在4月15日执法部门突击检查学洋明胶厂时,被村民称为“胶老大”的宋训杰故意纵火,企图用一场意外的神秘大火将多年来的交易“秘密”焚毁,“烧”掉整个产业链(证据链),但还是有记者在杂物间找到部分经营账目,证实该厂一直向国内生产食品添加剂、冷饮、乳制品和饮料的企业(其中不乏知名乳企的名字)供应“白袋子明胶”,该村村民还透露“我们当地人都不敢吃果冻和冰淇淋这些食品。”

      由此可知,除了“皮革胶囊”,工业明胶也流入食品领域,而且又是一个在当地或业内人尽皆知的的行业潜规则。这些年我们到底吃了多少“皮革胶囊”或者“皮鞋味果冻”、“工业明胶冰淇淋”,这些还不是最让人后怕的,真正惊悚的是,有作坊老板喊冤,认为这些“无证无照的小作坊”,之前并非作为违规企业存在,而是一直得到“政府部门默许”的。当地的明胶生产一直是村委会、镇政府乃至县政府的扶持项目。

      当然,这并非说生产明胶是违规违法的。就加用菜刀杀人犯法,生产菜刀并不违法。工业明胶是黏合剂的重要原料,只要不违法违规将其售往食品药品领域,政府扶持明胶生产,天经地义。既然,几十年来前宋村的明胶产业都是当地重点扶持项目,为何两天之内,相关部门的推土机就二话不说将其夷为平地?

      最费思量之处,莫过于此。毒胶囊事件后这次大规模突击拆除,和学洋明胶厂内那场毁证灭迹的故意纵火,某种层面上有无相通之处?监管部门是否害怕因担失察纵容之责而过分心虚,急于借规范整治、产业升级之名一锅端地铲平作坊?

      学洋明胶的做法,监管部门是否知情?类似的违法违规的作坊有多少?如果知情,在此次曝光前,当地有无整治决心和意愿?此次被拆除的厂房中,有无严格守法,并未违纪的?那么这样不加甄别地一刀切,合法性正当性何在?善后理赔,失业就业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都是不容回避的现实。

      推倒厂房,铲除作坊,并不难。但是规范生产,产业升级,严格监管,杜绝工业明胶流入食品药品领域,却是个需要多部门联动,真正负起监管之责的系统工程。我们不能再以牺牲公共利益、损害政府公信为代价来片面强调经济发展。

      企业生产、经济发展必须依法而为,日常监管必须毫不松懈。总之,如果在推土机挖掘机突击作业之前,监管部门还不知厂房作坊几年来原料来源和工业明胶的销售地。那么,就算推平每一间明胶厂房,遣散当地所有胶厂老板,也难解问题明胶之惑。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