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代表作"制度是学术之福

2012年3月29日 08:29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马广志  

      2012年复旦大学将在全校范围内实行高级职务聘任“代表作”学术评价制度。此前,自2010年起,复旦大学在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和历史系试点“代表作”学术评价制度,2011年扩展到整个文科领域,这让那些真正优秀,但又不符合现有较为“刚性”学术要求的人才脱颖而出,不用“数论文”也能评教授。(《中国教育报》3月28日)

      复旦大学之所以实行“代表作”学术评价制度,其目的显然是出于克服当前教师单纯追求论文发表数量,而忽视论文质量的考虑。在笔者看来,这种“论文减负”的导向触及了当今中国学术体制的一个弊端,是学术之福。

      近年来,为增加发表论文的数量,高校的一些教师在论文上花费了巨大的心思。在这种氛围中,他们不但不安心搞科研,反而不惜损害学术尊严,抄袭、剽窃他人的成果,使得学术腐败事件屡有发生。比如河南一教授抄袭本科生论文案件;川大副研究员涉嫌抄袭论文事件;等等,这些所谓的“教授”无不是上网下载几篇相关论文,经过“粗加工”后,便擅自将他人的成果据为己有。

      要力避上述问题,就不能不分析它们生长的“土壤”。目前,国内的大多数高校对教师进行考核、评职称的衡量手段之一,就是统计其发表的论文数量。教师的职称不仅反映了其教学水平,往往更关系着他们的工资等各种福利待遇。这样,教师很容易放弃科研花费时间长的项目,转而大量地写一些缺乏创新的论文,以满足考核评审时对论文数量的要求。正如中科院院士陈佳洱所说:“现在很多研究都是''论文驱动'',而不是科学目标驱动。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提级、奖励、待遇都是和文章挂钩的。”

      更可怕的是,这种评价体系正在培养有价值的科研成果的“杀手”。因为这种简单的“量化考核”不但使科研成果得不到客观、公正、公平的评价,而且还给科研活动套上了急功近利的枷锁,让某些人为获奖和晋升而搞“短平快”,使可贵的创新智慧遭到扼杀,形成了对人才的“逆淘汰”,诱使科研工作走向其反面,优秀的人才沦为平庸或者无法发挥价值,让投机取巧之徒大占便宜。长此以往,必将制约着我国的科研创新能力,毁蚀宝贵的创新精神,而这将大大制约我们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步伐。

      在国外,大多数高校对教师和研究生没有论文发表数量的要求,对教师的学术水平大多采用同行评议的方法,既要看他们的学术论文数量,更要看他们论文的质量。其实,一些著名的学术大师终生发表的论文数量屈指可数,但每一篇可能都是经典之作。显然,这样的评议比仅仅计算论文数量准确得多。现行科研成果评价体系忽视的正是这一至关重要的因素。如果仅仅是几个人在那里坐而论道,再来个各怀目的,又怎能不扼杀有价值的成果,放行无价值的“学术垃圾”?

      由此看来,复旦大学以“代表作”学术评价制度取代“数量考核制”,主动革除滋生弊端的“土壤”,这是非常有远见的。如此一来,它可以净化校园里的科研氛围,让学术研究远离浮躁,营造学术研究的求真务实之风,有利于让高校教师和学生静下心来搞科研,创造出更多的学术精品。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