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如何看北川捐赠物资四年未开包?

2012年3月23日 09:50

选稿:天潼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近来,一条微博引出新闻报道的争议。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章轲在自己的实名微博中称:3月18日,距离“5?12”特大地震近4年了,但记者在北川擂鼓镇中心敬老院里发现,在一间约500平方米的房间里,堆满了震后各界捐助的尚未开包的救灾物资。这条微博立即引起关注。有网友质疑擂鼓镇政府不作为,爱心捐赠遭到浪费。

      3月20日,《第一财经日报》头版头条刊登这方面的消息。当日上午,《新京报》记者电话采访了北川擂鼓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说,这批物资是擂鼓镇政府的应急救灾物资,包括帐篷、棉衣、棉被、儿童鞋袜和取暖设备等,其中一小部分是2008年“5?12”抗震救灾的剩余物资,而其他则是震后的这几年镇政府采购的应急救灾物资,主要是用来应对洪灾和冰雪灾害。

      对此,网友质疑为何抗震救灾物资当时没有全部发放给灾民。北川县民政局救灾救济股的杨艳股长解释,在“5?12”大地震发生以后,社会各界一直源源不断的向北川捐赠救灾物资,在保证了受灾群众所需之后,一部分可以长期保存的物资,例如棉被、衣服等生活用品被储存起来,用来应对地震次生灾害。杨说,“这批物资占地震捐赠剩余物资不到1%,而且一直不间断的发放给在“9?24”洪涝灾害、“8?13”特大泥石流等灾害中受灾的群众。”

      但这些未开包物资,有过期的,未及时处理。有报道说,记者、领导们一同进入仓库。据北川县民政局副局长袁家贵介绍,仓库内共存放棉衣431箱、棉被498箱、鞋子125箱、床上用品45箱、热水袋53箱等用品。这些物资有震后各界捐助的,也有上级民政部门下拨的,以及北川县自行采购的。不过,记者在一摞纸箱上,还是发现了问题。一个贴有“全国妇联、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救灾物资”标签的纸箱里装的是妇女卫生巾,但记者在开箱后检查发现,这批卫生巾的“有效期至2011年4月6日”,已经过期近一年了。同行的另外一位记者也发现一箱医用口罩也存在过期的问题。

      如何看北川捐赠物资四年未开包?

      首先,社会捐赠的“爱心”应该细心呵护,北川相关部门在发放和保管救灾物资上有明显的瑕疵和不足。北川对记者的揭露有回音,但无法解释,为什么“过期的物资”?我们知道,社会的分配有“三次”,第一次是“劳动者、经营者、投资者按照应有的付出取得报酬”,第二次是政府调节以后的分配,慈善事业是社会的“第三次”分配,是人们由道德美德产生的对困难群体的援助。这种“爱心”应该细心呵护,才会在社会上形成氛围和良好的风气。这种慈善之风的集中体现,在大灾以后。我国的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以后,全国人民以及港澳台以至世界各地的善良人们,源源不断地发来各种捐助物资和钱款,这在慈善事业史上也可写下重要一笔。对此,相关的部门、单位要妥善地分好这些钱款和物资,当然也要保存好救灾物资。这是起码的工作责任。倘若说为支持以后发生“次生灾害”而保存好一些物资,这在情理之中,但过期物资的出现,表现了相关公务员的失职。

      其二,由慈善而涌现的“爱心”已经受到多方的挑战,望处置救灾物资的朋友们高度注意。比如,去年由网络爆料的“郭美美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我国的红十字会组织受到不小的误会和伤害,民间的慈善捐赠有较大幅度的下降。民众的爱心伤不起了!本来,我国的慈善捐款、捐物与发达国家相比,有一定的差距,汶川地震以后,有了较好的慈善事业发展的局面,而社会出现的诚信危机,影响到慈善事业,我们应该从更高的层次来观察北川的这次失误,要避免类似情况的再次产生。

      其三,北川失误的很大一个教训,是公开性、透明度不够。其实,救灾钱款、救灾物资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应该绝对在“阳光下运作”,公开性、透明度要高,倘若需要有为次生灾害准备的,公开了、透明了,人们是可以首肯的。

      其四,吸取北川教训,有人提出建议,以后对慈善捐款捐物的处置、保管可以交给社会的公益组织,交给志愿者。因为,慈善事业本来就是“第三次分配”,属于社会运作的“第三空间”,将之由政府的公务员交由社会的志愿者,不是更为名正言顺吗?笔者以为,这是一个好主意,不妨试试。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