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握有核心技术须关注四个环节

2012年3月3日 10:44

选稿:天潼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之际,读到专家对形势的预测,有些联想。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认为,“始于近代的''飞天鹅模式''(也被成为''雁行模式'')中,中国曾经是''跟班的天鹅'',现在即将成为''领头的天鹅'',在今后十年会出现工业化第二个黄金时代,转型中有可能新创造8500万个制造业新就业岗位,其规模远远超过起飞时的日本”,而成为“领头天鹅”的条件是:握有核心技术。

      创新驱动和转型发展是上海十二五期间发展的主线,创新驱动与转型发展是相互为条件、相辅相成的。其中的连接点,就是先进技术。邓小平言: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将技术放入市场经济的环境思考,马克思认为,生产力的最初动力,来自技术,技术一旦被社会呼唤,加入生产链,由此生产出的产品,就会有更高的效能,出现超额利润,而这种超额利润吸引更多的生产者去模仿、学习这种技术,于是超额利润开始“摊薄”、利润下降,由此孕育新一轮的技术创新。市场经济的内在驱动力,促使技术的不断进步。这类起引领的技术,我们称之为核心技术。

      握有核心技术,应关注和突破以下四个环节。

      首先,握有核心技术,要不畏艰险、勇于攀登技术高峰。上世纪60年代,阿根廷经济学家有一个“依附论”的学说,其中说道,发展中国家的一个优势,即能够吸取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发展自己。倘若满足于模仿,没有自主创新的技术,逐步地发展中国家的这个“优势”就会变为劣势。众所周知,技术创新分为原始性创新、集成性创新和消化性创新。我们对三类创新,都加以肯定。如上海汽车集团有限股份公司拥有知识产权的荣威、爵士牌轿车,就是购买了英国罗浮汽车公司7000万英镑专利、聘用百名外籍技术人员与国内的人员形成研发力量,研制成功。其中,大量的是集成性、消化性创新。支线飞机ARJ21翔凤号开发中,大致也是这种模式。这都是技术创新的成功案例。相比之下,在技术创新中,我们更多地应该追求原始性创新,不畏其中的崎岖艰难,勇于攀登。因为,真正成为核心技术的,主要来自原始性创新。

      其次,握有核心技术,要寻觅技术创新的领军人才。我国的“两弹一星”发展的历史告诉我们,拥有钱学森、邓稼先等领军人才,是事业成功的一个关键。当年,原子能学界的尖子学者钱学森排除干扰、依然回国,美国军界十分惋惜,有美国将领说过,“一个钱学森等于五个装甲师”。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寻觅尖端人才的视野和范围,今非昔比了。尖端人才引进使用的方式也多样化了。实践证明,我们引进和利用了国际的不少顶尖的人才。如今,我们继续可以利用发达国家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主动出击,寻找合适的人才。比如美国华尔街的金融人才。当然,寻找尖端人才,第一要考察其是否适合中国发展的环境;其次要处理好引入“海归派”与使用本土人才的关系。找人才,要“如饥似渴”,“不拘一格”,并在用人政策、措施方面,给予优惠。

      其三,握有核心技术,要重视培育技术创新的团队。技术创新需要领军人物,同时离不开技术创新的团队支撑。受到胡锦涛同志表彰、并且亲自前往考察的展讯电子公司,坐落于浦东,这个团队在开发先进的手机,就是依赖27位留美博士的尽心创业,取得成功。这些博士多数来自电子专业,也有管理和营销专业的,联合开发,形成团队,在强手如林的手机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创新团队的培育,非一日之功,这里需要配置、磨合、协调、各司其职,形成“1+1=2”的合力,这种培育还需要营造团队内部文化氛围、性格契合的过程。近年来倡导的和谐理念、科学需要的锲而不舍的追求精神,应该成为我们的主要选择。

      其四,握有核心技术要重视保护知识产权。知识具有“外溢性”的特征,仿制、仿冒的事件,常常会发生。越来越多的国家都认识到未来全球竞争的关键就是经济的竞争,经济竞争的实质是科学技术的竞争,科学技术的竞争,归根到底又是知识产权的竞争。许多国家尤其是发达国家已把知识产权保护问题提升到国家大政方针和发展战略的宏观高度,把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作为其在科技、经济领域夺取和保持国际竞争优势的一项重要战略措施。在我国,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还显不够,国民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比较薄弱,因而很多时候法律也只能以儆效尤。知识产权保护不到位,就对技术创新者的不公平,就没有健康的技术创新。这方面的制度还要完善,这方面的工作,还要加强。

      改革开放30多年,我们在经济总量上已经攀登到世界第二位,以后的年月,我们只要齐心合力、努力奋斗,一定会在创新驱动、转型发展上,有显著业绩。“握有核心技术”这六个字,应该成为我们下一阶段发展需要着重努力的,要成为中国人的一种志气。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