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剩菜盗窃案"背后有几重纠结

2012年3月1日 09:18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晓亮  

      世上盗窃案很多,窃案中所盗之物,不说价值连城稀世之珍,至少也有些世所公认的价值,比如偷钱偷车偷手机,这样的案子,应该是没有争议的。可是,如果说被“偷”的是客人吃剩的、酒店打算扔的剩饭剩菜残羹冷炙,那这样的“盗窃案”是否成立呢?

      显然,在这一点上,似乎很难形成广泛的社会共识,反而极其了巨大的舆论争议:47岁的六合妇女李红,最近就遇到了这么个窝心事儿。她在南京一家五星级酒店当了4年洗碗工。3个月前,她将客人吃剩的一些废弃食物打包,想给正在读大学的儿子补养身体,却被以“盗窃酒店财物”为由开除了。(2月29日《金陵晚报》)

      其实,从新闻里可知,李红“打包剩菜”的做法,在这行并不显得突兀,至少在她供职的这家酒店基本是员工默认的“潜规则”。所以,不仅是见到这一消息的外行的网民觉得这个开除处罚过重,连他们酒店内部人员也认为处罚失当,找相关负责人理论,结果被要求回去翻“《员工手册》8.1.4.7条”。其实,除了“开除”这一残酷事实,此事主要纠结还就在这个开除理由:“不得蓄意破坏、偷窃、骗取或盗用客人、酒店或员工的财物。”

      这就是上述员工手册里的那条店规,也是这条新闻昨日引爆网络的的最大新闻点。虽然,事实核心是“五星级酒店洗碗女工给儿子留剩菜遭开除”,但是在发酵的网络议题中,由上述店规引出的“盗窃罪”才是热议的焦点。

      家有家法,店有店规。这一点,其实人们并非不能理解,但是洗碗工带剩菜被开除,而且还被冠以“盗取酒店财物”的罪名,就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了。此事带来的第一重纠结,当然就是酒店为了维护所谓的“档次脸面”、品牌形象,完全不顾人情人伦,不肯承认此次处罚失当,还硬要套上那条可笑的“盗窃财物”的店规,给自己行为强加合理性。殊不知,这种煞有介事的贴金行为,反而显得荒谬绝伦。

      自己都称是“正常耗材”,打算“处理掉”的残羹剩菜,而且是客人买单过的,怎么还能算酒店财物?法理和情理,都说不通。所以当“开除”、“盗窃”再和“剩菜”这几个关键词组合一起时,这种不适感再明显不过了。

      再者,就是五星酒店的“正常耗材”,与洗碗工眼里的“食物浪费”的价值冲突。李红一再强调“过去4年,常为倒掉食物而心疼”;“东西还好好的,就倒掉扔,作孽啊”;“我们小时候,哪有这些啊?这才多少年,就成这样了?”其实,众多网友力挺李红,也有这个因素在内。即认为酒店处置食材时,或并未完全做到科学合理不浪费。

      结合到“五星级酒店”的消费语境,由这一层又很容易延伸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宁弃于猪,不予家仆”的情感愤懑。如果熟悉“三公消费”每年的天文数字,就更会体认其中的况味。毕竟,仅就就餐而言,是公款吃喝还是自费待客,点菜用餐、饭菜浪费情况可能也有着天差之别,何况是在五星酒店。

      所以,“一个洗碗女工带剩菜被开除”的社会新闻,一宗闻所未闻的“剩菜盗窃案”能引起如此大的关注效应,背后其实蕴含着多重纠结。酒店店规没有错,但是执行上,是否也该人性化一点,讲点人情味。在贫富悬殊的背景下,虽是酒店内部人士处理,是否也该顾及一下社会大众心理?

      其实,即便从经济学的成本收益角度考量,食材处理如何才能物尽其用,也该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重大课题,除非有些什么市场以外的因素,能保证酒店生意兴隆财源广进稳赚不赔,以致食材这点成本已经可以完全忽略不计?当然这是另一范畴的问题了,不知算不算“剩菜盗窃案”的另一重隐性纠结?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