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官二代行凶不单是个家教问题

2012年2月27日 09:27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丁洪先  

      2011年,合肥17岁少女周岩因拒绝同学陶汝坤求爱,被男生给打火机点油烧伤毁容。周岩脸、颈、胸、腿均严重烧伤,一只耳朵被烧掉。据悉,陶汝坤父母为当地干部。周岩称,陶汝坤行凶后要求周家不要报警,表示自己父母当官,被关一个星期就能出来,让周家人等死。(2月26日中国广播网)

      惨案前后,对比鲜明的两张照片,恐怕谁看了都会感到沉重与难过,一个花季少女的未来道路,也由此被彻底扭转。同时,行凶者官二代的身份标签与行凶的嚣张,更是引发了网民的广泛不满与声讨,让一起行凶案的社会审视远远超过了案件本身。

      有人说,应该冷静看待,让案件归于案件,把这个案件完全贴上一个“官二代”的标签,有些牵强,且不利于通过司法途径客观、公正地去解决问题。但是应该看到,无论有或者没有“官二代”的标签,司法途径都应该客观公正的解决问题,而且,司法解决既不应该受到网络舆论的过度影响,也不应该受到“官二代”背后那些权力关系网与金钱的干扰。遗憾的是,现实途径下,一些越轨的权力关系往往会影响到司法的公正,而网络舆论却充当着纠偏与呼吁公平公正的角色。容易看到,案件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司法处置几无进展,也仅是事件通过网络广泛传播、引发关注与热议之后,伤情鉴定才得以进行。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或是一起青少年教育失败的典型反面教材,但更应该看到,官二代行凶又绝不单单是个家教问题。官二代嚣张行凶,其价值观念与思维行为方式的养成,离不开具体的官员化的家庭环境,离不开具体的社会道德法治环境。试想一下,如果行凶者对法律威严与个体生命有足够的敬畏,如果行凶者不是因为自己父母当官而有恃无恐、蔑视法律,美丽的少女何以惨遭毁容之痛?无论是校园车祸案中“我爸是李刚”的叫嚣,还是此次官二代行凶,其暴戾之气的背后,断然无法剪断权力的魅影,以及公平稀缺下,法律制度威严的尴尬。这恐怕也是此事件之所以引发广泛关注的重要原因。

      现在随着舆论的推动,相信该事件或能得以公正处理,官二代行凶者也必然会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只是一方面,少女逝去的容貌恐怕在无法找得回来,另一方面,如何在家庭教育之外,加强对权力的监督制约,让公平公正的法律制度,消除权力庇荫下的胆大妄为,让人人对法律规则和生命充满敬畏,又显然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命题。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