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板子不能都打在学校身上

2012年2月26日 10:09

选稿:天潼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汪长纬  

       如今的大学广受国人病诟,抨击、批评之声不绝于耳。例如,行政化严重,学府成了官府;例如,论文抄袭剽窃,令学术尊严蒙羞;例如,学生旷课逃课,成为普遍现象,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最近则是由于清华大学的新掌门人——48岁的陈吉宁就职演说时提出了“学生为本、学者为先、学术为基、学风为要”的“四学”说,又引起一阵对大学现状的声讨浪潮。我赞成这些批评,对现行的高等教育也很失望。但我同时认为,板子不能都打在学校身上。有什么的社会风气,就会有什么样的学校风气;毛病在学校,根子在社会。

      社会是一个大系统,学校是社会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而不可能是脱离社会独善其身的世外桃源。可以说,社会刮什么风,学校就要下什么雨,多少年来都是如此。当着全社会各个领域都流淌着浓浓的官本位意识的时候,连“超凡脱俗”的寺庙都要分成局级、处级、科级,大学还能幸免吗?还能超然吗?还能置身度外吗?不说别的,如今退休养老金的多少都是按官职区分,不给大学管理者行政身份又怎么行呢?可以说,社会的价值导向是无声但却是最有权威和最有效率的指令。比如说,南京大学校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他们的教授退休后养老金居然不及江苏省政府里的科长,这样的现实又怎么能阻止做学问远不如当官的思潮在大学里弥漫呢?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硕士、博士也要去竞聘一个党政机关的办事员。还有,如今不少地方把学有专攻的博士生“提拔”为县长、局长,看上去似乎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实则不然,反倒传递出一个错误信号:当官就是对知识分子的最好奖赏。岂不知此举可能毁了一个潜在的科学家,却成就了一个平庸的官僚。试想,在这样的社会环境里,要求大学淡化行政化是不是有点异想天开、一厢情愿呢?

      记得去年中国人民大学一位教授疾声厉色地批评大学里的团委和学生会成了藏污纳垢之所。以我所见,所谓藏污,大概指那些打入学起就想法设法混进团委、学生会(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语)的有官瘾的人吧?所谓纳垢,也许是指沾染和仿效了现实官场中热衷于形式主义、追求所谓政绩、说假话空话套话那一套吧?可是,这些才中学毕业不久的年轻人是从哪里学会了这一套呢?还不是社会风气的浸淫和熏陶的吗?

      再比如说,如今人们在许多场合都话里话外称慕和赞赏大学要有陈寅恪大师主张和坚守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很好。可是,我们的社会提供了这样的土壤和氛围了吗?如果没有,这样去苛求学校无异于缘木求鱼。

      我赞成对当今高等教育的批评,也渴望大学能认真地自我反省。但是,如果把板子统统都打在学校身上,不仅不客观,也不会真正有助于种种弊端的消除。因此,要推进社会改革,创新机制体制,只有社会消除了种种弊端,大学才有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做学问的清静之地。不然的话,既使有陈吉宁、扬玉良这样有新思想的大学校长,假以时日,也难以不被社会风气融解同化。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