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官员情妇咋成了高危群体?

2012年2月24日 09:22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辛木  

      江西南丰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余凯涉嫌杀人抛尸,被警方控制。今年2月20日,抚州市金巢公安分局接到报警,有人在抚州市金巢开发区一片荒凉树林的一条沟里发现一具尸体。经警方初步调查,死者为抚州市市委党校的一名女性老师。据初步消息,死者原来在抚州市一所理工大学上大学,在上学期间成为余凯的情妇。(2月23日《南方都市报》)

      自从原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段义和,制造爆炸将情妇柳海平炸成了几截之后,好像打翻了潘多拉的魔盒似的,官员杀情妇的血腥案件竟不绝如缕。毫不夸张地说,官员情妇已经成为最易受到杀害的高危群体,而这个群体的悲惨命运也成为“红颜薄命”的新注解。纵观所有的官员杀情妇(二奶、小三)事件,几乎无一例外地遵循着这样的发展“程序”:权色交易发展成情人关系——情妇欲“转正”或求取更多利益而官员不同意——情妇以告发相威胁——官员为摆脱纠缠动杀机——铤而走险杀死情妇。

      几乎肯定地讲,凡是包养情妇的官员,都存在着严重的贪腐问题,因为,包养情妇需要花费巨额成本,包养情妇本来就属于最典型的“奢侈品消费”,单是房车和日常花用就是一笔巨大开支,官员如果不搞贪污腐败,单靠工资收入肯定是无济于事的。前几年有资料表明,95%的贪官包养情妇,其实,这个数据完全是可逆的,即包养情妇的官员中,95%的是贪官。至少,目前杀死情妇的官员中,没有谁不是贪官的。

      正因如此,和一般的老板富豪所包养的情妇不同,官员情妇的手中更多了一道能够迫使官员就范的“撒手锏”:向官员单位或者纪检部门举报“反映”。这是官员最为忌惮的命门。因为这样一来,自己就有可能身败名裂,不但自己苦心打拼来的官位地位可能不保,说不定还会牵出自身的腐败问题而令自己身陷囹圄(事实上,由于所求不得遂愿而最终愤而举报的官员情妇不在少数,以至于“情妇反腐”渐渐地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反腐力量)。于是,情妇往往就会在无形之中成为了官员的眼中钉和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情妇的境况自然也就变得异常危险起来。

      那么,如何拯救官员情妇的命运?解铃还需系铃人,关键是那些甘心当官员情妇的女子,要充分认识到自身潜在的危险,洁身自好,远离权色交易,及时抽身。看看这一幕幕血腥的官员情妇惨剧吧,难道还惊不出一身冷汗?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