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谁来叫停低级趣味"性调查"?

2012年2月15日 09:30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辛木  

      杜蕾斯又出“性调查”报告了!在2012年的“情人节”到来之际,13日下午,杜蕾斯公布的一项“2011全球性福调查报告”称,中国人群的性生活频率高于全球平均值,但满意度在下降,性教育的总体状况呈下降趋势,60%的被调查者表示需要更多的性教育。(2月14日中国新闻网)

      在花样繁多的机构进行的花样繁多的“性调查”报告中,杜蕾斯“性调查”是最令国人大跌眼镜的。某一年,杜蕾斯全球性调查报告煞有介事地声称,中国人的平均性伴侣数最多,为19.3人,远远高于全球的平均数10.5人,位列全球之冠。报告甫一发布,引发举世哗然。三年之后,杜蕾斯重新发布了调查报告,声称中国人的平均性伴侣为3.5人。前后的数据变化如此之大,真不知这种“性调查”究竟是如何得来的。

      杜蕾斯“性调查”报告是如此,国内的一些“性调查”报告同样如此,某年,广东省性学会在学术年会上公布了一项“性调查”报告,近八成学生在入学前乃“处子身”,一旦进入大学,竟有超三成人试“一夜情”!且有不超两成的学生性观念开放,对3P和情爱录像等特殊性行为均表接受,六成女生也不介意“亲热”时不用避孕套。超四成学生特别关注老师性隐私,表示知道身边有同学跟教授或助教“有染”。(见2007年11月4日《信息时报》)这一报告当即引发了人们的强烈质疑,因为按照这个调查结果,当代女大学生不仅仅是性开放,简直就是淫乱不堪、不知羞耻了。但事实上果真如此吗?只要稍具生活常识的人就该明白,如此“性调查”压根就是胡乱杜撰的结果。

      几乎所有的“性调查”都打着“性学研究”的旗号,而且都喜欢故作惊人之语,譬如,有一年某城市的妇女机构进行了一番针对少女的性调查,得出一个号称“惊人”的结论:少女的性知识来自父亲的为零!我不知道这样的性调查究竟所为何来,少女的性知识不来自父亲这本是生活中的常理,有什么可“惊人”的?再说,得出了这样的调查结论和“研究成果”又会怎样?终不成让所有的父亲都去给女孩子传授性知识不成?

      这些年五花八门的性调查活动此起彼伏,已经形成了一股潮流,而且随着中国人性观念的越来越开放,“性调查”活动大有泛滥的趋势。不说别的,就拿女大学生的贞操观及其处女率的调查来说吧,这两年一共出现了多少版本?一共有多少相干和不相干的人士参与这样的性调查?这恐怕还真要经过一番艰难的“调查”才摸得清呢。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热衷于进行这些带有窥阴性质的性调查?说白了,还不是像这种性调查的发布能够吸引人的眼球?或者说,是有些人把这些性调查当成了引人注目的噱头罢了。

      无论性调查结果的发布者如何煞有介事地宣称意义非凡,但仍脱不掉低级趣味和无聊炒作的嫌疑,它只能传递出一种颓废的价值导向,甚至是一种潜在的社会阴暗心理取向,这很容易给一些行将堕落的人提供借口或者推波助澜。因此,低级趣味的无聊性调查活动应该被叫停。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