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转型发展关键在握有核心技术

2012年1月30日 09:36

选稿:天潼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新春假日,读到吴敬琏一份形势报告,其中说到“转型发展”问题,很有感触,写下一些联想,以求教读者。

      吴敬琏说,现在观察形势,最重要的一条,要抓紧实现增长方式、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这个事情也不容易做,从九五计划就提出来了,这五年还不错。十四届三中全会以后,改革推进的还不错,十五期间城市化加速了,城市化加速以后,政府手里有大量的资源,特别是土地的资源,老的增长方式又来了,因为政府手里有的是地,有的是钱,要发展什么就发展什么。于是,十五计划,全国进入了一个重化工业的时代,搞了一个资本密集型的投资。这一直延续到现在。总结了前五年的经验,问题出在投资率太低。其实,世界上不存在重化工业划分阶段。因为在二战以后,信息产业的发展,重工业这个概念就变得不那么清晰了。什么叫重工业?比如说我们的装备工业,像机床,价值里面最大的一块是数控部分,数控部分就是一块板,而且那块板上的芯片主要的价值是软件,不在那点硅,它是软件固化以后的技术。这个叫重工业吗?信息产业约70%多是软件和服务,硬件不到30%。那么信息产业是重工业吗?当然不是,因此现在已经不用重工业这个概念了。现在的制造业,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制造业和服务业一体化的制造业。另外一种说法更直接了当,是服务化的制造业。比如说汽车工业,汽车工业里面现在平均的电子元件成本,大概平均占将近40%,至于说豪华车,电子元件的成本占总成本,大概占到百分之六七十。而电子元件主要的价值在于软件,并不在于硬件。一个iphone,卖5000多元,它里面硬的部分值多少钱?所以替他加工的人,拿不到几个钱,钱都是前后两端分了,前端是研发设计的,后端是营销部分。”

      吴敬琏的这段分析,很有道理。据我所知,一般而言,工业化阶段分为三段:前期轻工发展阶段、中期重化工业阶段、晚期深加工及服务业发展阶段。德国经济学家霍夫曼有过工业比例计算的方法研究,被称为“霍夫曼比例”,从各种数据反映,中国处于重化工业阶段。而从吴敬琏的研究,提供了新的思想方法,即实际上很难划分这个阶段。

      2008年,笔者参加上海两会时,读到上海发展的各种指标,注意到重化工业比重达78.1%,十分感慨。今年两会前,在一次政府汇报经济情况的人大常委会会议上,笔者说到这个比重,与会的政府方面的负责同志说,现在已经不用这个统计数据了,因为情况判断更为复杂了:制造业中有服务业的比重,制造业产品中有软件的比例,等等。由此来说,“转型发展”停留在一般理解上,即很大程度上降低重化工业的比重,就远远不够了。深入分析,主要应该:一是在“微笑曲线”的两端努力,二是在制造品的信息技术、科技含量的增加上作努力。第一方面,吴敬琏简要地说是“研发设计和营销”,详细说,则是前端的“研发、设计、标准确定”,后端的“品牌树立、销售、服务”,由此为六个环节,这是盈利的主要下功夫之处。这离不开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的获得和保护;制造品的内涵的技术,更离不开核心技术。

      体会其中的道理,十分重要。与一位江苏的朋友聊天,说到苏州的崛起,那里引进外资的数量有时甚至超过上海。这位朋友则不以为然,说苏州企业不少是“打工经济”,比如,微软在苏州的鼠标生产厂所生产的最新鼠标产品要80美元一个,而苏州厂从中只能拿到3美元,其它都让美国人从知识产权、设计到营销环节,拿了“大头”,我们拿了“小头”。如今国际上称这种方式为OEM。其实,OEM与现代工业社会有着密切的关系。一些著名的品牌商品制造商,常常因为自己的厂房不能达到大批量生产的要求,又或者需要某些特定的零件,因此向其他厂商求助。这些伸出援手的厂商就被称为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原始设备生产商)。出于制造成本低廉、运输方便性、开发时间节约等方面的考虑,知名品牌企业一般都愿意找其他厂商OEM。跨国公司在全世界配置资源,中国是土地要素、劳动力要素比较便宜的地区,跨国公司在中国建厂,用他们的知识产权和经销优势结合中国的优势,可以获得可观的利润。经历了30多年的努力,我国的对外开放的水平有了极大的提高,但“打工经济”的成分还是占相当的比例。据说,现在我国的奇瑞汽车已经出口,虽然较多地出口到发展中国家,已实属不易,但需知,每辆汽车我们汽车厂赚回的钱,只有区区128元人民币!

      从“打工经济”中走出来,改变我国的贸易出口结构成了我们的一个战略计划。如今我国的高科技产品出口有较大起色,但忧的是不少高科技产品如手机、电脑等我们还是没有摆脱“组装”、“打工”的地位,原因很简单,核心技术在发达国家手中。

      转型,其一包括产业链角度的转变,即提高第三产业的比重,广义分析,就是在微笑曲线的两端的六个环节的增强,前端——研发中的新技术、设计中的新创意、标准确定中的话语权,后端——品牌中的信誉积累、销售网的全球占有率、服务的创新;其二包括制造品科技含量的上升,即信息技术和其他技术的增大。

      “创新驱动”和“转型发展”是上海现阶段的发展主线,深一步分析,“转型发展”与“创新驱动”是相联系的,这种联系表现在创新为转型打下基础,转型为创新提供条件。创新有技术创新、产业创新和体制创新,“龙头”在技术创新。而技术创新主要表现是:能不能握有核心技术。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之初,就提出我国“应在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的嘱托。核心技术,发达国家不会转让于我们,还会实施封锁的政策。手中真是握有“硬家伙”,只能依靠自力更生。因此,“握有核心技术”这六个字,应该成为我们下一阶段发展需要着重努力的,要成为中国人的一种志气,志在必得。

      我想,改革开放的30多年,中国已经在世界崛起,我国的GDP成为世界第二;在以后的30年,即迈入本世纪中叶,我们一定会握有更多的核心技术,在世界产业链中逐步走向“微笑曲线”的两端!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