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对吃空饷者应以《刑法》伺候

2012年1月9日 09:11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地耕  

      省疾控中心人事科科员王烨,系静乐县县委书记之女。2011年7月本科毕业、当年10月第一次到疾控中心上班,而其在5年前入读大学时,就每月领取由财政全额拨付的基础薪、生活补贴及住房公积金等,5年的学费亦由省疾控中心承担,共计10多万元。(1月9日《河南商报》)

      无论当事单位和当事人以何种理由向媒体进行解释,以搪塞公众的质疑和谴责,都掩盖不了当事人没工作就拿薪饷这一事实。很显然,其暴露出的是当地事业单位人事管理的混乱和腐败,而更深层的问题是,5年的时间,为什么当事单位及监管部门都无人过问?难道真的5年间就没人察觉到这一明显的违纪违法现象吗?

      在这里,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每进必考”的规定却成了只是应酬和对付老百姓的一纸空文,而官员和一些有过硬关系的子女们却可以置若罔闻。天理何在?制度何在?法律何在?

      无独有偶。近日,记者在界首市采访时发现一个怪现象:一些农村学校在校学生人数和上报的统计表上的人数对不上,有的学校在校学生人数和上报人数能差一二百人。(1月9日《河南商报》)

      据国家义务教育保障资金规定,农村小学每人每年补助535元,初中生每人每年740元。界首市上报国家报表上的基础教育阶段小学生的数字与实际上落实拨款表上的数字中间差了15000多人。国家下拨款的总数减去实际学生人数下拨款中间的差额是1063万元,而这1063万元钱就成为富余资金了。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一个80万人口的县级市,竟有15000名空头学生在册,仅此一项就可以获得国家1063万元的补助。这也就应了有首顺口溜说的:“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

      如此“大规模”、明目张胆的吃空饷,却就发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就出现在我们的现实生活里,这不能不令人感到震惊和瞠目结舌。

      几乎是同时被曝出两起吃空饷事件,进一步向人们揭示了在当今之社会,的确有那么一些官员以及他们所把持的单位是如此的与国家、与民族利益离心离德,是如此的贪得无厌,是如此的违法乱纪。同时也进一步暴露出我国现行法律法规、规章制度的一些漏洞和弊端,更暴露出在一些地区和部门监管部门的无力、失职和不作为。

      吃空饷之所以扎堆出现,之所以成为久治难愈的顽疾,主要是监管不力和治理不严造成的。实际上,《刑法》第266条就有规定:“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这难道不正是对吃空闲者的一张画像吗?只有把当事者和监管者一道重罚,这一本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才能得到遏制。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