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腐败越多越值"问题出在哪?

2011年12月29日 10:20

选稿:天潼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北京平谷区黑豆峪小学校长韩宝义将房屋楼顶租给联通公司建基站瞒报租金数目,将15万元租金据为己有。近日,北京市二中院终审以犯贪污罪判处韩宝义有期徒刑10年。而首都机场原董事长张志忠在担任原民航总局部门负责人、首都机场集团公司总经理的近15年间,索取或收受款物472万余元。不久前,张志忠被判刑12年。

      前者贪污15万元被判10年,后者腐败金额达472万元被判12年,两个案子对比之下,每年徒刑“折合”的犯罪金额相差几十倍。所以,有人质疑这会给腐败分子留下这样的印象——反正都要冒坐牢的风险,腐败越多越“值”。

      不得不说,这是《刑法》的量刑区间过窄所致。《刑法》第383条规定,个人贪污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而我国最高的有期徒刑是20年,从10年到20年,刑期只差一倍,却要“容纳”案值数额相差巨大的腐败分子,难免在刑罚差异上显得不对等。

      解决的办法只有两种——要么是对贪污十几万元者减轻刑罚,以“腾出”更多的量刑空间;要么是对贪污几百万元乃至上千万元者加重刑罚,以体现重罪重罚。

      然而,从绝不姑息的角度,从“大贪”往往是从“小贪”养成来看,公众显然不能认同对“小贪”减轻处罚。因为,这有可能演变为纵容“小贪”,使一些人对成千上万元的“红包”的敏感度进一步降低,使社会不良之风有增无减。

      那么,加重对“大贪”的刑罚如何?如果将有期徒刑最高20年“延长”至30年,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量刑区间窄的问题。但是,有些人又觉得此举还不如直接判处无期徒刑。至于死刑,如今法学界提出少杀慎杀原则。司法实践中,贪官被处以极刑确实也在减少,这与一些群众高喊“杀贪官”相左,但却是现实。事实上,从社会讨论死刑的存废开始,更多地适用死刑的可能已在降低。换言之,只要不被杀头,贪官被判无期徒刑就算“到头”了。

      无期徒刑真的意味着“牢底坐穿”吗?答案并不乐观。君不见,有的贪官蹲几年大牢,就从无期改为有期,再过几年又弄个保外就医……如果像国外那样,给大贪官判个几百年的有期徒刑,结果可能同上。

      所以,问题不仅是应该对贪官怎么判刑,更重要的是必须严格执行对贪官的判决。腐败分子坐牢更不能享受高于一般犯人的待遇。国内某些地方为职务犯罪者设立特殊监区,某些腐败分子甚至将监狱比作“老年公寓”,腐败者在职时挖国家与人民的墙角,如果锒铛入狱还要花费更多的财政银两,这让民众情何以堪?

      社会为何极度痛恨腐败?因为腐败毒瘤生长时严重危害肌体,割除后也会给肌体留下深深的伤痛,甚至还有复发的可能,让人无法释怀……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