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副市长志愿捐遗体的思考

2011年12月17日 10:24

选稿:天潼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12月13日,厦门市遗体与器官捐献文化馆开馆,厦门副市长潘世建在现场填写了一份登记表,成为遗体捐献志愿者。业内人士称,潘世建此举开了先河,成为福建省厅级高官进行遗体捐献登记第一人。

      遗体捐献对医学事业的贡献有目共睹——逝者的各种器官可以拯救多个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人,让眼睛失明者重见光明;遗体还可以供医学院教学与科研使用,让医生直观地了解人体的奥秘。但是,受到观念与思想的影响,我国的遗体捐献数量严重不足,许多人对此怀有回避与抵触情绪。

      必须承认,习惯性思维很顽固。但是,改变并非不可完成的任务。过去,中国人都讲究人死之后要入土为安,而且要保留全尸。后来,社会开始鼓励火葬、减少土葬,一方面移风易俗,另一方面避免“逝者与生者抢地”。如今城里人基本都实现了火葬,农村地区的土葬也在减少。不仅如此,还有了“树葬”、“海葬”等不保留骨灰的殡葬形式。这既是社会观念不断变化的结果,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人文的进步。

      的确,相对于殡葬形式的变化,捐献遗体不仅需要人们在思想上有更大的突破,而且更是人性博爱与奉献精神的进一步升华。这之中,道德说教与压力引导没有意义,这只会增加思想相对保守者的反感心理,使问题陷入情绪化的口水之争。

      央视《小崔说事》做过一期节目叫“我的死亡谁做主”,谈得就是关于遗体捐献的问题。其中一段话耐人寻味,大意是:无论你对自己的身后事作出何种选择,都是正确的。因为,生和死没有人能说清楚,我们只能以自己的理解,在自己的智力的基础上来有限度地判定这个问题,没有任何人能够在伦理上轻视或者责备你。这其实是秉承既感性又理性的态度,在提出问题的同时,尊重个体的认知差异与不同选择。

      针对这一问题,在制度与法规层面,也需要完善与严格执行。必须确保捐献与受赠行为的公正,不能让人们的爱心成为某些心怀不轨者牟利的工具。

        就厦门副市长潘世建成为遗体捐献志愿者来说,具有积极意义。它表明官员在此问题上,没有持回避的态度,而是同样在作出自己认为恰当的选择。并且,这种选择有助于其他官员与群众思考这一问题。如果更多人能够思考关注遗体捐献问题,问题可能渐渐变为不是问题。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