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遏止高药价需引入第三方组织

2011年11月22日 09:08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陶功财  

      央视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常用药品标价比出厂价高很多。记者随机选取20种常用药品,结果发现这些药品从出厂到医院中间利润都超过了500%,中间利润最高达到6500%以上。调查过程中记者发现药价飙升“潜规则”——医生参与药品竞标分成。(11月21日《北京晨报》)

      近些年来,面对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政府部门出台了很多措施来规范药价,以此降低老百姓看病的负担,诸如“限价”、政府指导价、基本药物等等制度,但是效果并不太显著,甚至某些制度还成为了高药价的推手。这可以从目前曝出部分药品的利润达到6500%的事实得到很好的印证,从之前央视《质量调查报告》报道的2000%又增高了不少,而且这仅仅还是随机抽取20种常用药品得到的结果。可以想象得出,在高药价面前,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众所周知,高药价之所以如此之虚高,不是因为商家太无良,而在于中间环节要瓜分的群体太多,而且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比如在基本药物制度中有个招标环节,从销售代理公司,到医药代表,到投标机构,到医院,再到医生,每一个环节都要摄取一大部分利润,其数额甚至可以远远高出这个药品的出厂价。因为中间环节有那么多的“吸血鬼”,自然会有效推高药品的价格,产生利润高达6500%的高价药品的结果也就不难理解了。

      显然,要想遏制高药价,让老百姓HOLD住,关键还在于要减少中间的获利环节,建立一道阻断利益输送的隔离墙,让厂家能够跟患者更加接近。我们不妨看下国外的做法,在美国,有72%是委托药品集中采购组织来进行的,它们通过接受多家医疗机构的委托形成较大的药品采购订单后,代替其所属的医疗机构会员同药品生产商或批发商谈判,从而获得比医疗机构分散采购更低的价格,同时也把医疗机构从繁琐的采购事务中解放出来,降低了医疗机构的运行成本。

      另一方面,美国的社会保障法中明确规定集中采购组织收取管理费用的数额,确保药品中间流通环节的费用收取正规。在这种集中组织采购的模式下,不但节省了10%~15%非劳动力成本,还能帮助医院取得高品质、低价格的药品,为病人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较之国外,我国的公共卫生管理部门不仅仅是裁判,也是政策的制定者,更是名副其实的获利群体,却跟监督、管理的职能的距离越来越远。因此,笔者认为,要效仿国外,引进第三方组织,对药品进行集中采购,让药品出厂价能够直接跟患者挂上钩,这才是我们医改的方向,也是老百姓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关键所在。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