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赞成立法严惩诬赖救助人

2011年11月5日 10:11

选稿:天潼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时下,一些人想做好事却又不敢做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有见义勇为者反遭受被救助人的诬赖,甚至被告上法庭的先例。有的网友戏谑,看到跌倒的老人,先让老人在“自己跌倒”的认证书上签字画押,才能对其进行帮扶,否则,千万不要伸手,那可能是扶起了一个“债主”。现在,那些诬赖者除了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外,根本不用付出作恶的代价。这样一来,人们的爱心呈急剧下降的态势。

      当道德已经无法有效地约束某种社会现象时,法律就有必要及时介入。据悉,深圳市已将《助人行为保护条例》列入2011年度立法工作计划,拟规定“诬赖救助人,应受到一定惩罚”。他们将确定“好心人免责”的规则,为救助人规避可能遭受的法律风险,从而促进社会善良风气的形成。

      此举无疑是非常必要的。诬告有罪,自古已然。秦代始创“诬告反坐”。在秦律中,对诬告他人的处罚办法有着详实缜密的规定。汉律规定,诬告和杀伤人一样为重罪。汉宣帝元康四年下诏书规定,80岁以上的人犯有其他罪行,都可以不予处罚,惟独诬告和杀伤人,仍然要追究其刑事责任。在唐代,晚辈诬告长辈,量刑要加重。在《宋刑统》中,诬告罪最高可以判处死刑。在明、清,受害人平反可向诬告人要路费。

      在当代的很多西方国家,都制定了为好心人免责的相关法律条款。在美国、加拿大统称为“好撒玛利亚人法”。“好撒玛利亚人法”规定,如果受救者认为施救者是肇事者,必须提供相应的证据来证明;指控他人者承担举证责任,如果不能达到证明标准,则施救者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我们的刑法中,虽已有对诬陷他人和敲诈勒索处罚的有关条款,但对于惩处诬陷见义勇为者,却没有具体的法律规定。因此,今天,深圳市提出制订《助人行为保护条例》,对诬陷好心人者作“一定惩罚”,此举是“第一个吃螃蟹”者,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诬陷见义勇为者具有如下特征:它侵犯的客体是双重的,既侵犯了他人的人身权利,又妨害了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损害了国家机关的威信。在客观上,它实施了捏造犯罪事实,有虚假告发的行为。我们且来举几个实例看看。10月30日,南京市又有一位老人骑电动三轮车时,自己侧翻在地,一位驾车经过的男子见状,遂把卡在三轮车下面的老人扶了起来。不料,好心人却被受伤老人家属指责为“肇事者”。幸好警方调取的监控视频录像记录了事发经过,还了好心人清白。老人家属诬告施救者有“伤害罪”,我认为也应以伤害罪论处。更有甚者,在辽宁朝阳市,因交警出具了证实搀扶者无责的监控录像,老人的子女竟冲进交警队殴打交警,打砸办公室里的办公设备。这种违法行为公然冲击公安机关,必须依法严惩。这几名老人的子女,比向公安机关虚假告发更严重,应当作出更重的处罚。欲加之罪,何谓无法?欲加之罪,理直气壮。

      这里还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我们法律中缺乏惩处诬陷见义勇为者和保护好人的相关条文,在某些“老人和搀扶者纠纷”的官司中,少数司法人员由于一些主客观原因,对无法自证清白的搀扶者进行有罪推定,作了错误的判决,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公众见义勇为、助人为乐的热情。如果有法可依,也许能大大减少类似的错判。

      诬陷必须反坐。司法判决也是一种对道德的引导。我们期待《助人行为保护条例》的出台,惩罚诬赖救助人行为是宜早不宜迟。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