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拜海瑞反腐败实属一厢情愿

2011年11月2日 09:15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凯玲  

      10月30日,广州越秀区和广州道教协会共出2000万元修复的城隍庙正式对外开放。城隍庙为广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市民今后可进入烧香祈福,但只能用庙里提供的最多3支环保香。在开放仪式后,广州副市长苏泽群拜谒海瑞像,称“要保佑建设系统中没有腐败分子”。(11月1日《重庆晚报》)

      海瑞一生清贫,抑制豪强,安抚穷困百姓,打击奸臣污吏,深受民众爱戴。数百年来,包公清正廉洁、蔑视权贵的正直形象,被人们当作为官的典范。他的生平事迹在民间广泛流传。广州市修复城隍庙,恢复烧香等传统民俗活动,尽管花费了一些公共资金,但是复兴民俗文化,也无可厚非。

      笔者同时注意到,市长参拜海瑞像,也引发了舆论争议。有人认为,市长参拜海瑞像是封建迷信活动。但是,在我看来,市长参拜海瑞像是参加民俗活动的一种形式,不必将此上纲上线为封建迷信活动。更关键的问题在于,市长参拜清官海瑞,祈求海瑞保佑建设系统没有腐败分子,只具有象征意义,并没有什么反腐实效。反腐败、做清官关键靠制度,不能依赖古代清官的榜样激励。将反腐希望寄托在“包青天”、“海青天”身上,将他们神化并不靠谱。海瑞再世,也担保不了充满腐败诱惑的建设系统没有腐败分子。市长祭拜海瑞就让建设系统官员从此金盆洗手、清正廉洁?如此反腐倡廉,也太小瞧了权钱交易者的“定力”。

      近年来,中央出台了一系列反腐倡廉政策措施。从监狱防腐、配偶反腐、廉政屏保、廉政短信、廉政教育进校园,到官员参拜包公祠、海瑞像,举行廉政宣誓,地方也在积极宣传反腐倡廉,完善反腐制度。但是,反腐制度仍然不尽完善,腐败案件仍然居高不下。山西蒲县一煤炭局长经营煤矿10年获利逾3亿,名下房产达35处之多。中山市原市长李启红家族资产达20亿之多,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因“三多”———钱多(两个亿)、房多(许多处)、女人多(两位数),被戏称为“许三多”。都是典型的腐败案例。尽管这些贪官被绳之以法,但是贪官腐败至此,也击中了反腐制度的软肋。在我看来,纪检监察等相关部门设计、安装反腐补丁,对权力运行进行扫描、杀毒。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这远比官员祭拜清官的效果要好得多。

      事实上,许多贪官走上犯罪道路的轨迹基本一致。由于权力膨胀,私欲泛滥,又没有正确的权力观、价值观、生活观做支撑,面对手中的权力不能自制,再加上反腐制度设计有空子可钻,最后葬送了自己的前程。官员们受到的警示教育不计其数,贪官落马的教训对于官员来说已经再熟悉不过了,为何一个又一个发人深省的案例,警示不了后来者?贪官们仍然踏进同一条腐败河流呢?这个问题值得思考。

      政府恢复城隍庙,让民众多一个参加民俗文化活动的处所,本是件好事。官员与其拜谒清官海瑞,祈祷海瑞“保佑建设系统中没有腐败分子”,还不如保持权力谦卑,从严自律。而且纪检部门要提高反腐技术含量。创新反腐制度设计,前移反腐关口,规范权力运作,加大反腐查处打击力度,增加官员腐败风险成本;推进官员财产报告制度,调动舆论监督的力量,对官员的权力监督逐步实现从内部监督向外部监督的转变。如此,不仅可以减少反腐成本,而且有利于约束官员保持权力谦卑,增加官员拒腐防变的自律意识。

      如果不筑牢权力防火墙,反腐制度不给力。官员即便天天参拜包公、海瑞,在官员工作、生活、学习的场所悬挂再多反腐标语,开展再多反腐警示教育,这些反腐花拳仍会打在棉花上,仍然无法阻止贪官“前腐后继”,踏进腐败河流。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