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喜看木刻连环画《仇》的重印

2011年10月20日 09:54

选稿:天潼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版画,现在似乎被人们遗忘了。

      但是,《艺术世界》杂志今年第10期却奉行“人弃我取”的方针,另辟蹊径,大做文章,花了十几页的篇幅,发表一组研究木刻版画的文章,介绍上海版画历史及现代木刻艺术的辉煌与困局,同时发表一批版画精品。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期杂志还随刊附送张明曹先生在1938年所创作的木刻连环画《仇》。此举很有识见,也很有创意。

      张明曹先生于上世纪30年代初在上海美专求学期间,加入“左联”、“MK木刻研究会”,并有幸结识鲁迅先生。他是中国第一代木刻艺术家。在“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回到温州投入抗日救亡活动,担任“战时木刻函授班”教师,创办《抗敌漫画》。鲁迅先生曾说过:“当革命时,版画之用最广,虽极匆忙,顷刻能办。”(《新俄画选?小引》)《仇》的成就,足证此论极是。木刻连环画《仇》叙述了一个铁匠的故事。在抗战期间,他的家乡被日寇的炮火炸成一片瓦砾,铁匠带着妻儿逃难,结果妻子被日本鬼子强奸、杀害,铁匠被捕关押。愤怒的铁匠终于在一个夜晚,夺下了鬼子的枪,刺死看守的鬼子,参加了游击队。这20幅木刻是作者在教学之余,画了四月,才得以完成。《仇》被列入“游击丛书”出版,发行于抗战区内外。它的问世,当时被赞为“大旱之逢甘霖”,曾连续再版4次,影响深远。

      《仇》是一本木刻连环画。人物形象刻画鲜明,感情丰富,线条有力,明暗适度,堪称精品。黑白分明的艺术语言,吐露出一种冷峻、坚毅的气息,同时又兼备鲜明的质感。刻刀深入到画面的每个人物、每个动作的细部,具有极强的表现力。一个“仇”字,尽在黑白的线条交会之中。这本木刻连环画用的是微微发黄的薄纸印刷,恢复旧观,既有艺术价值,又有收藏价值。《艺术世界》随刊附送,旨在推广和倡导版画艺术,匠心独具,实是难得。

      张明曹先生在连环画《仇》的“后记”里写道:“木刻因为线条单纯的趣味,黑白强烈的对照,题材的写实,能特别扣动大众的心弦。”时代发展到今天,木刻版画已演化为现代版画,依然因其独特的艺术魅力,有其生存的空间和发展的价值。中国是木刻的故乡,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曾有过相当的辉煌。1931年,鲁迅先生开办过“木刻讲习所”。在今天,木刻这朵花仍不应丢弃。令人振奋的是,今年9月,上海举行了“为人生的艺术”版画研讨会,复旦大学视觉艺术学院设立了版画工作室,第三代“草根”版画作者也在崛起。在纷乱的市场浪潮中,《仇》的再印问世,如一股清泉,汨汨流出,沁人心脾。

      我盼望见到更多“草根”版画作者的新面孔。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