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是谁逼迫孩子结伙跳楼自杀?

2011年9月21日 09:06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地耕  

      19日,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区赛阳中心小学三名10岁女生结伴手拉手跳楼后被摔伤送往医院,她们自杀的原因是“想跳楼死了,就再也不用写作业了”。事情发生后,老师说:这次布置的作业并不算多。校长解释说“这是一次偶然的事件”。(9月21日《西安晚报》)

      看来,这又是一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难解难辨,难以追究责任的事件。无论事件最终将怎样处理和化解,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被伤害的永远是天真无知的孩子,她们尽管保住了性命,但是却被摔得遍体鳞伤,甚至出现了腰脊椎压缩性骨折,留不留后遗症尚不能确定。

      三名孩子既要忍受病痛的折磨,心理上的创伤更是无法估量,而且这一创伤甚至会遗留终生。她们的家人和亲属,同学和玩友都将要分担她们的痛苦,并受到影响。

      是谁逼迫孩子结伙跳楼自杀?老师肯定不会承认,校长也不会认账,家长更是叫苦喊冤。笔者认为,这是一双无情的魔掌在迫使孩子们走上了绝路,那就是当今的中国教育和中国的教育制度。在这里,孩子们是受害者,而老师和校长既是被迫的执行者,也是相应的受害者。

      “想跳楼死了,就再也不用写作业了。”这是10岁少儿的绝望呐喊,更是中国教育和现行教育制度的悲哀。对此,教育部门,特别是最高领导部门更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结伴跳楼是无知少年对中国教育制度反抗的顶级形式,其表达出了多少少年儿童的苦衷,或许无人测定。但是它给社会和全体国民带来的悲哀,却很耐人深思和寻味。

      媒体曾报道说,武汉市每年有十多万中小学生参加培优,暑假渐成孩子的“第三学期”。前不久,武汉市一位71岁姓吴的退休工程师与15岁的孙子在一起聊天时,孙子忽然说:“爷爷,我真不想当人才,宁愿做条狗。”

      孩子的话不仅深深地刺痛了吴老的心,也使得几乎所有人闻之都会感到一阵阵酸楚。这并不是孩子的一句信口开河的戏语,而是这位少年“人才”内心思想的大暴露。这不仅表露出他存在有一定的厌学情绪,甚至更深刻地表露出他的厌世思想。当一个天真可爱,对一切都充满了幻想和憧憬的少年的思想沦落到“宁愿做条狗”的地步时,他们的家长、老师、学校和社会还能够麻木不仁、熟视无睹吗?

      是到了中国教育觉醒和变革的时候了。不知教育部门的所有领导们,对10岁小学生结伙跳楼自杀又有何种感受?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