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在家上学"亟待法理上的厘清

2011年9月6日 09:21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丁洪先  

      目前许多家长对中小学教育有诸多不满,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存在大量学生在家上学的案例,涵盖幼儿园至高中的各个阶段。而其存在形式呈多样化:父母在家教孩子、亲朋把孩子集中在一起学习、小规模的私塾学堂等,其中有些已初具微型学校规模。(9月5日《中国青年报》)

      在家上学,或者说一些现代性的私塾学堂等,早在多年前就开始陆续出现。随着社会发展,家长对于教育现状存在越来越多的不满,比如无休止的作业,僵化的学习考试机制,再比如痛苦的择校大战等等,“在家上学”的现象越来越多,且有的起源于家长互助形式的家庭学习形式,规模不断扩大,已经有了小规模私塾学堂的性质。

      “在家上学”的现象不断涌现,很可能成为一种趋势,这既让人为背后蓬勃的教育希望感到兴奋高兴,也不免为其前途和走向感到些许担忧。在笔者看来,“在家上学”在法理上亟待厘清,给人们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也为这一新形式教育的发展明确法理上的依托。

      首先,从法律上而言,“在家上学”以至私塾教育的形式还存在法律上的模糊。一方面,一些“在家上学”的规模不断扩大,已经发展到不少孩子一起学习的私塾学堂,那么这应该归为家庭教育形式,还是算作社会力量办学?倘若是社会力量办学,在办学程序、收费标准甚至内容等方面就需要接受监管。另一方面,《义务教育法》规定“国家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制度。义务教育是国家统一实施的所有适龄儿童、少年必须接受的教育,是国家必须予以保障的公益性事业”,“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适龄儿童、少年……依法享有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并履行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的规定,那么如果父母将孩子送到小规模的私塾学堂等集中学习,是不是违反了《义务教育法》?

      其次,从道理上而言,虽然“在家上学”存在一些争议,但首先应当明确其存在的合理性。在笔者看来,应当从在家接受教育或说私塾学堂的形式中,看到教育发展需要自由、需要被宽容。每个人都拥有免于愚昧无知的自由,教育需要自由是教育规律使然。爱因斯坦曾言,教育应该提供精神创造所需的基本因素有两点:一是“神圣的好奇心”,二是“内在的自由”,即不受权力和社会偏见的限制,也不受未经省察的常规和习惯的羁绊,而能独立思考。这就需要社会给予教育足够的便利空间。另一方面,由家长们主导的“在家上学”的形式,也恰好与传统教育构成了一种竞争局面,既是对传统学校教育的颠覆,更在多元化的尝试中,为更加积极优良的教育走向探索出路,让教育更有活力。如果这样的教育形式更成功,或可助推传统学校教育的改革与提升。

      “在家上学”令人期待,但是“在家上学”要能健康、可持续的发展,当首先要法理上清晰,教育部门也当积极面对,宽容看待。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