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信访"法制班"何以阴魂不散?

2011年7月16日 10:23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冰歌  

      陕西省城固县“法制培训班”诞生于2008年5月左右,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介绍,这是全封闭关押上访人员的场所,培训班的6位工作人员是从公安局、政法委、信访局、法院抽调来的。据说设立“法制培训班”是一种“保护”措施,可以阻止有人上访。(7月15日《济南日报》)

      一个人站着进信访“法制班”,横着被抬了出来,这是事实。至于胥灵军是被活活饿死的还是因支气管炎等疾病死亡?因为没有权威医疗机构作出认定,笔者也不必多言语,也不是笔者想讨论的话题。笔者要讨论的是:信访“法制班”何以阴魂不散?

      讨论这个问题,不得不试着追溯一下信访“法制班”的渊源。2007年04月02日,《民主与法制时报》有这样一篇报道,标题为《架起官民和谐之桥》,所报道的正是“一所信访学校的熄访实验”,其中就有“一团和气不好,有脓就要挤”的“经验”,当时的国家信访局还专门对这个信访“法制班”作过调研。这大概是信访“学习班”的开篇。

      只要是公民多学点法律知识并不错。而问题是后来的信访“法制班”就很不靠谱了。江苏泗洪县的信访“法制班”里,“不许睡觉”、“面壁”、“蹲马步”、“互扇鞋板”、“用棍抽”,甚至用针扎、猥亵性骚扰等等“酷刑”;到了陕西城固县的信访“法制班”里,又有了“饿喝”、“饿饭”……不过请注意,这些“班”里,并与学习无关,但打着的同样是“培训”或“学习”的招牌。

      那么,这样的信访“法制班”何以阴魂不散?大抵是,信访问题现在本身就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一些信访户的诉求,在当地得不有合理解决,动辄就往上跑,或省城或北京。往上跑的人次多了,上头要责罚,这不挺影响地方领导政绩和前程吗?对一些上访专业户、钉子户之类的“刁民”,既然他们爱往上跑,何不来个“班”,让他们“培训”或“学习”起来。这样一来,就可以阻止有人上访了。

      由此可见,信访“法制班”,其实就是公权力的一件“隐身”衣。你看不见它,以为它远在幻境,但它却悄悄绕到了你身后一米作恶,令你如芒在背。那些因上访进入信访“法制班”的“刁民”,哪个没有这样的感受?从这个层面来说,信访“法制班”之所以阴魂不散,其实就是彪横的公权力在某些人哪里阴魂不散。

      然而,我国《宪法》第3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显然,政府部门以办信访“法制班”的名义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践踏了法律尊严,侵犯了公民权益,是典型的滥用行政权力行为,到非刹住不可的时候了。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