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政府办公楼变身精神病院尴尬了谁

2011年7月12日 09:09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丁洪先  

      柞水县乾佑镇政府将办公楼二至六层出租给一家私人医院用于隔离精神病人,引起当地一些民众不满。该镇工作人员称,也知道精神病人和机关单位混合一起不合适,但终未能阻止。据称,出租协议是前任领导所签。(7月11日《西安晚报》)

      镇政府的办公楼显然不能随意出租。毕竟办公楼这不是个人财产,是用来为纳税人提供服务的,而且出租可能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比如一来,如果政府办公楼被出租给不法分子,可能会被拿来“拉大旗扯虎皮”,利用政府办公楼的地点和牌子实施诈骗等,给群众造成相当的损失;二来,如果是出租给私人医院用来隔离精神病人,会直接影响到当地镇政府的形象,影响到正常的办公秩序,给来办事的群众造成诸多的不便,因为缺乏明确的引导标志,找个部门都可能费劲。

      想来,能将办公楼的二至六层出租出去,而且一出租时间就是六年,难道是镇政府办公楼空间实在太大,根本就用不了,加上镇政府很缺钱,所以不得不将办公楼出租?可这显然站不住脚。即便政府办公楼空间再多的用不了,可是六年的租金费用不过8万多元,一年一万多,当地政府肯定不会急缺这点钱。何况,出租为何又非要选择一家私人医院,还是用来隔离精神病人?

      据悉,当地都知道精神病人住在政府办公楼里不合适,曾经阻止过,但一直未见到医院的负责人。而出租协议则是前任领导签订的。于是,前任领导的几个字,让这种让谁看来都不合适、不合理的现象一直存在到现在。只是不知道这不合理的存在背后又有多少猫腻?与其说不合理现象的存在是因为找不到精神病院的负责人,不如说是前任领导的几个字具有太大的威力。在对权力的顶礼膜拜中,不合理的现象竟然也成了一种常态。而当前任领导的几个字便让精神病院稳稳占据政府办公楼,权力的异化,监督制约的疲软,权力矫正机制的缺失,都尽显其中。换言之,当权力缺乏必要的监督与制约,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即便是精神病人,竟然也住进了政府的办公楼。而这又是谁的尴尬?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