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为何七成网友对清理公路收费没信心?

2011年6月21日 09:27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玉胜  

      6月14日,交通运输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监察部、国务院纠风办联合在京召开全国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从20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一年的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6月20日人民网)

      国家终于向备受诟病的公路“三乱”出手清理了。此次清理整顿主要围绕公路的超期收费,通行费标准过高以及不合理收费等三个方面进行。这既是对十七届中纪委六次全会和国务院第四次廉政工作会议精神的具体落实,也是对国务院促进物流业健康发展要求的积极回应,更是体现民意、顺乎民心的务实举措,其意义十分重大的。

      然而,对于如此重大的利好消息,网友的第一反应却不是叫好,而是担忧,据人民网推出的相关网络调查显示:有68.3%的网友对此次专项清理工作能否取得效果表示质疑。公众缘何对此次范围之大、力度之强、前所未有的联合整治行动缺乏信心。笔者以为,原因有三:

      一是多次“狼来了”的整治未果让人们担心重蹈覆辙。长期以来,伴随着人们对公路收费“三乱”的不堪负重和怨声载道,有关部门的规范文件和治理行动也不断跟进,然而,监管缺位,有法不依,雷声大雨点小的佯装治理,不仅未能遏制“三乱”发生,甚至愈演愈烈,以至成了你情我愿、无可奈何、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从2004年制定《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的首次规范,到2006年、2007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在燃油税正式实施前切实加强和规范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工作的通知》和《关于进一步规范公路养路费征收管理工作的通知》的相继出台,迄今已是7年过去,有关部门几乎文件年年发,行动年年有,但哪一次不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不了了之的结局,人们早已视觉疲劳,心灰意冷,凭什么会轻易相信此次的治理会源断根绝。

      二是“老子”治理“儿子”的“自查自纠”效果恐难保证。从隶属关系看,高速公路的收费公司受控于交通部门高速公路管理局,而高速公路的收费标准则是由发改委制定,由与高速公路收费有利益攸关的主管部门清理“下属”,无异于“老子”治理“儿子”的家务事,都是“自己人”,很有可能落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象征性”清理俗套;同时,本次清理自定长达“一年”时间,而且给清理者和被清理者分别留有两个多月的“调查摸底”和4个月的“自查自纠”时间,且不说人们对“自查自纠”效果的习惯性持疑,就从目前一些部门具有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能力和智商,人们宁可相信这6个月时间是用来“约谈”、“变通”、“公关”、“洗白”而不会相信他们是在认真地“自查自纠”。正如有专家所指出的,真正不愿意减免或取消高速公路收费的机构,除了地方政府,还有交通部门和国家发改委。

      三是突破纷繁复杂的利益链条绝非易事。众所周知,公路收费“三乱”的症结在于其间的利益纠结,公路收费已成为地方财政或部门财政的重要组成部分,行政权力抢走了公路运输行业超过七成的收入,公路不仅是CPI难以下降的因素,更是腐败的温床。有业内人士表示,努力收费的收费部门和地方政府只是这个利益链条的一部分,后面还有“靠山”。正是这千丝万缕的利益链条,尽管近年来乱设站卡、超时收费等公路收费乱象屡遭媒体曝光,但鲜见有相关部门挺身而出承担责任,问责机制更是迫于利益考量而难以落实。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副所长汪鸣就明言,“高速公路不可能免费”,如果真要推行减免,很多逼近收费期限的公路面临产权问题、维护问题、配套人员转业安置问题等,需要交通部拿政策,但现在各方态度都比较消极。”

      七成网友的质疑,为刚刚开始的清理公路收费增添了一份悲壮。不过,正视公众的焦虑,才有助于对症下药根治体制顽疾。是为公路收费积重难返加一个失败的例证,还是大刀阔斧扭转颓势重拾公众信心,期待相关部门以实际行动告诉我们答案。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