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CPI的约束和公权力的作为

2011年6月14日 09:28

选稿:天潼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各种经济指标纷纷进入现代人的日常生活,GDP、人均GDP、CPI、R&G、FDI、第三产业比重、降能指标等,市场经济体制发育以后,相比GDP这样的预测性指标,人们更重视诸如CPI这样的约束性指标。近来笔者参加市人大常委会的一次“稳定物价”的审议调查,有几点感悟。

      经济指标都带有综合性。一旦形成某时段的经济指标,一方面,它会给社会一种明显的提示,形象地表示着经济运行的一个状态;倘若指标或高或低地明显超越了规划的区位,则会引起人们的心理纠结,产生“警示”作用,促使人们采取针对性措施,加以应对。另一方面,人们为控制、改变指标,使之能纳入规划预期的区位,往往“给力”有限,左右不了某种指标驱动的“野性”。

      CPI就是这样,指标的把握是不以人的意志来转移的。CPI变动到一定程度,是社会通货膨胀(货币量超过需求量)的主要显示点,即CPI到同比增长3%-5%,就进入“温和通货膨胀”区域,5%以上为明显通货膨胀,20%以上为急剧或恶性通货膨胀。本市CPI一季度的三个月分别上涨4.3%、4.7%、4、7%,4月则为5.1%。居民问卷调查显示:63.4%的受访者感到近期物价上涨“较大”,24.5%的人认为“很大”。通货膨胀严峻的形势值得重视。

      因为CPI的综合性,就涉及方方面面,难以驾驭。我国CPI统计的制度设计有其合理性,分为八个系列类(食品、烟酒及其用品、衣着、医疗保健、家庭装备及维修服务、交通通讯、娱乐教育服务、居住),各项权重各异,比如,“居住”类,按国际惯例,房屋交易作为“投资项”,不列入CPI统计,只统计建房及装修材料、租房费、水电燃料费、房贷利息、物业费个修理费。CPI统计时,选251-262个基点,抽样13万户居民消费习惯,选择700多种商品和服务项,从550个县市、2万个采集点中采样而形成。每五年作一次八项类的权重调整。比如去年底就有一次调整,调低了食品的权重(因为反映食品支出在整个支出分量的恩格尔系数下落),调高了居住支出的权重等,都具有其科学性。然而,目前CPI统计的局限性也显而易见。比如,消费层次已经多元化,富裕阶层对绿叶菜多少钱一斤则没有“感觉”,而大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是主副食品价格的变动、支出的增大,还包括居住支出(主要是购买商品房的巨额支出)的增大,但CPI难以显示。有专家以国外的实践,提出增加更有针对性、指向性的物价指数建议,比如新辟低收入人群物价指数等等,应该由有关部门需认真研究、采纳。

      我的观点是,不论这类指向更明确的物价指数是否出台,综合性的CPI总是替代不了的,它还是一个主要的经济运行的约束性指标。将CPI控制在3%以下,是宏观经济调节部门的重要责任。

      物价属于反映市场运行状况的指数,如今与过去计划经济体制下对其的调控相比有根本性的区别。1992年,我国正式提出“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当时市场各类商品价格约90%由政府物价部门定价,约10%由市场定价。过了十年,这个统计正好反过来,90%的商品由市场定价。目前,我国95%以上的商品和服务实行市场调节价,极少数实行政府定价或政府指导价。加之目前出现“输入型通胀”、“外部流动性过剩”,政府调控物价的难度加大。但群众对政府调控的期望值依然很高。本市的一项居民问卷调查显示,59﹒4%的受访者认为政府监管商品的“力度还不够”。上海人大常委会的调研发现,本市农产品批发市场分散,集聚效应不够凸显,交易方式低端,发现、稳定价格作用有待增强;层层批发、摊贩经营的流通模式是市场“主流”,而“农超(超市)对接、农标(标准菜场)对接的数量规模和覆盖面有限,成为推高物价的重要原因。

      日前赴卢湾区的考察,走访了标准菜场、路边临时菜场,听了区政府的报告,近日举行的第27次市人大常委会上,政府关于物价的专题报告显示,公权力在“稳定物价”方面可以有所作为。

      政府有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方面的职能,经济方面的职能主要有: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稳定物价,需要行使公权力的职能。其一是经济调节。主要把主副食品生产作为扶持的重点,把好生产的源头。政府重新启动“菜篮子工程”,明确将实施“工程”的业绩与资金的转移支付相挂钩,加大农资综合补贴的力度。同时。为防止“菜贱伤农“,上海在全国首先推出”夏淡”、“冬淡”期间绿叶菜市场价格综合指数保险。市场有趋利、盲目的局限性,公权力应发挥组织、壮大规范性市场组织的优势,克服其弱点。其二是市场监管。主要在公用性事业收费,比如,资源类产品价格改革的时间把握,以及医疗收费、教育收费方面,遏制投机性购房、稳定房价。其三是公共服务。物价上涨加大居民特别是低收入人群的生活负担。低收入人群对物价上涨的感觉比高收入人群高出24.1个百分点,88.7%的受访者感觉消费支出增加。由此,政府有关部门应加紧研究,加快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经济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实现居民实际收入增长与经济发展保持同步。适时调高退休人员养老金、最低工资线、最低生活保障线、失业保障金等标准,及时对困难群体发放临时补贴费用。

    一键转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