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为中小企业发展安装"法制助推器"

2011年5月16日 09:43

选稿:天潼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的《上海市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条例》将在6月1日正式实施,笔者参与立法的工作,写下一些立法工作的感悟。

      企业,市场的主体之一,由另一个市场主体消费者的需求而生。企业各类群体犹如动植物有生物链一样,也构成生存的链条。按照国家制定的中小企业标准规定,就本市企业数量来观察,99%是中小企业,它们有依附大企业、为其配套、服务的,更多的是为社会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各类企业,星星点点,遍布全市、遍布各类行业。它们实收资本总额占全市企业总量的70.6%,营业收入占56.8%,吸收就业占总数的83.1%,成为我们经济发展和人民安定生活的“大半壁江山”,在经济增长、创新发展、服务群众、吸纳就业等方面,发挥着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按理说,中小企业尤其是小企业,“船小好调头”,生活得应该很“自如”、很“滋润”,然而,实际状况是,它们生存的“幸福指数”并不高,存在诸多艰辛和烦恼。一是一些人观念上存在“重大轻小”、“重国有轻民营”。比如2009年两家最赚钱的央企利润之和超过500强民企的利润之和。4万亿“启动内需”的投入资金,大多花落“铁公鸡(基)”。二是政策扶持上,存在“玻璃幕墙”。说是“重视扶持中小企业”,但在融资、人才引进、生产要素获得等方面,都会受到不平等待遇。三是产业发展上,还处于“低端密集、高端稀少”状况。原因很清楚,相当多的中小企业忙于张罗自身的“生存”,没能“登高望远”,立志创新,而不能转型发展,提高竞争力。四是服务体系上,公共服务平台建设滞后,不少小企业在信息不对称中处于劣势。由于中小企业量大面广,对其管理服务分散在多个部门,其自身协调能级较低,加上我国的中介服务组织和体系发育不全,中小企业期盼政府公共服务体系得到理顺、服务管理到位。

      中小企业的发展,需要法制保障。我国在9年前出台了中小企业促进法,本市从1998年起,为增强城市服务功能和提高城市综合竞争力,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意见和政府的相关规定,现在,“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更高法律层级的地方性法规,已经应运而生,它的实施,将对政府在促进中小企业发展中的责任、如何安排资金扶持、扩大融资渠道,如何扶持创业、支持技术创新,如何帮助开拓市场、构建社会服务体系,以及如何保障中小企业权益等都作相关的规定,将极大地“给力”本市中小企业的发展。

      中小企业林林总总,浩瀚如海,《条例》作为一个“促进类”的法,其本意是促进那些成长性、前沿性、创新性的有益于“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中小企业。以法规的有力保障,来“扶上马,助一把”。

      中小企业相对于大企业,“船小好调头”,理应可承担“创新”和“转型”的重要任务。将实施的这个《条例》的亮点之一,就是确定了促进中小企业的创新和转型的法规。有这样几个规定,值得读者关注。

      首先是有关资金的投入。众所周知,资金或称之为“资本”的投入,是一切生产经营的逻辑起点。中小企业发展的充裕资金的获得,是其发展中的一个瓶颈。《条例》作了两个“三分之一”的规定,引人注目,即:一是本市支持企业发展的相关专项资金应当向中小企业倾斜,用于中小企业的资金比例原则上不低于三分之一,二是本市中小企业专项资金中用于小企业的资金比例应当不低于三分之一。目前政府有关部门已经确定了15个相关专项资金名录。2010年,市中小企业专项资金直接用于小企业的资金比重已经达到50%,用于中小企业的专项资金也达到企业专项资金的三分之一。

      两个“三分之一”还是对政府方面的规定,倘若真的法定了,我观察,贯彻并不难。资金问题,难的是向银行“融资难”。

      一次笔者参加全国两会,与全国代表民营企业家郭广昌交谈,问及企业“平等国民待遇”的问题是否得到改善,郭的回答就涉及“融资难”,尤其是民营企业“融资更难”。主要是,银行放贷员存在“顾虑”,怕贷给民营企业老板,一旦发生债务纠纷,会“有理说不清”。我设身处地想,这种“顾虑”确实可以理解。因为贷给国有企业,特别是大企业,发生资金还贷问题,总是“公对公”,公事公办,好交代。贷给私人老板,人们会怀疑,其中“有什么暗中交易”。其实,这种顾虑应该被消除,市场经济是“契约经济”,按市场的规矩做,怕什么!应该看到,现在民营经济的规模越来越大。据2008年的统计,非公有制中小企业的数量、从业人员、营业收入、实收资本分别占中小企业总量的92.7%、87%、81.9%、81.4%,倘若都“怕”与民营企业打交道,我们的经济运行能正常吗?

      《条例》就敢啃“融资难”这块“硬骨头”。

      解难题,政府首先要带头。第十九条规定了政府的职责,即对政府向小企业的贷款作了明确规定,“市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支持金融机构建立小企业金融服务专营机构,并配合国家金融管理部门建立专门考核指标体系,引导金融机构提高对小企业贷款的规模和比重”。法条有两个“专”的“关键词”:融资的“专营机构”,加强对小企业的“专门考核”。这,既倡导金融单位为小企业服务,又强调了贷款行为的规范性。同时,该条第二款强调建立小企业贷款“风险补偿机制”,以此“鼓励”金融机构向小企业贷款。

      常识告诉我们,贷款与担保是联系在一起的。有了担保,银行才会放心。而中小企业尤其是小企业,常常变数较大,“容易应势调头”,担保的单位也怕这种“变化”。《条例》第二十条为对中小企业贷款的担保,考虑周全,列了三款:其一市区联动设立担保专项资金,还要及时“补充资本金”,提高担保能力,这是对政府方面的法条。其二是鼓励中小企业“抱成团”,实行“互助性融资担保”。其三是各类担保单位可向政府主管部门申请资金支持,多为中小企业融资担保。2009年,本市就曾争取到国家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对本市担保机构专项补助4120万元,帮助中小企业缓解融资难问题。

      立法者还从实际出发,涉及了企业融资时的“抵押物“的问题。笔者联想到在参与制定节能条例时,曾经遇到从事能源合同管理(EPC)的技术型公司,对机关、学校、医院、企业的大楼进行节能改造,这完全是一个新型经济模式、符合绿色经济发展,但由于这类公司缺少房产等不动产、只有技术等知识产权,即因缺少“抵押物”而使得所申请贷款很难如愿以偿。《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市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配合金融管理部门、金融机构完善面向中小企业的财产抵押制度和贷款抵押物认定办法”,并在此条第二款规定:“工商、商务、知识产权等行政管理部门应当为中小企业以动产、股权、仓单、应收款和知识产权等设定担保提供便利”。

      向银行获取贷款是企业获得发展资金的主渠道,但这还是一种间接融资。市场经济发展越来越多地开拓着企业直接融资的的渠道。对中小企业来说,直接融资尽管不是获得资金的主要渠道,但逐步开发这类渠道是国际国内市场经济发展的趋势,它包括股权融资、项目融资、债券融资、融资租赁、境内外证券上市等。《条例》作为地方性法规,既有对已有经济运作形式的肯定和固化,又有对处于萌芽状态、呈成长型的经济形式的捕捉和培植。对于直接融资方式,《条例》作了大胆的规定。其一,第十八条说,要建立“创业投资引导基金”,以引导社会资本创办创业投资企业。其二,此条第二款规定“鼓励融资租赁、典当、信托等机构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其三,第十五条说,“政府应当引导和支持有条件的中小企业上市融资”。其四,第十六条规定“支持中小企业发行集合债券和集合票据”,主管部门对此要根据他们的申请提供资金支持。比如,去年,浦东张江技术开发区发行了1亿多元的集合债券,上海闵行区已经成功发行一支5亿元规模的中小企业集合票据,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目前我们的上市公司,央企、国企占多数,中小企业尤其是民企的数量还有限,促进中小企业以上市等方式直接融资,代表了一种趋势,也应是中小企业生存发展的需要,市场经济繁荣的需要。

      《条例》还对中小企业创新驱动的法制环境的营造,作了各方面的规定:有创业场地的保证、创业辅导服务、“低成本”产业扶持、创新研发费用可以依法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加以扣除、建立中小企业的信息平台(设《上海中小企业网》)、设立面向中小企业的金融创新奖等。

      值得一提的是,《条例》对中小企业的“减负”专门作了规定。此法规专门设了“第七章”——“权益保护”,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利用职权非法占有或者无偿使用企业财产”。还连续再用几个“不得”,为中小企业保驾护航。诸如不得强制或变相强制企业“提供赞助”、强制“参加评比培训”、“违规收费”等等。中小企业量大但势弱,有些部门对它们“雁过拔毛”,收益颇丰。笔者在浙江某地的一次立法调研时,听当地的一个做法,蛮有启发。他们设立“记记录卡”制度,有部门来收费、推销,企业说:“可以,请登记一下吧”,结果此方法很奏效,“有关部门”不愿意“拔毛留名”,悻悻而归了。看来法规的执行,还需要其他措施加以“助阵”。群众中有“诸葛亮”,立法需要智慧和韧劲,执法同样需要智慧和韧劲,大家都具有法制观念,又重视如何执行到位,中小企业的发展就有良好的环境,中小企业也会生长得郁郁葱葱、生生不息。在《条例》实施前夜,最后说点执法感悟,也不算“跑题”吧。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