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三公消费"不严,"酒精考验"难改

2011年5月14日 10:40

选稿:笪珪如  来源:东方网  作者:狄书爱  

      5月10日,南通市通州三余镇副镇长王卫东入院6天,经抢救无效死亡。随着王卫东的去世,网络上出现众多帖子,称他是陪领导喝酒喝死的。南通通州三余镇党委书记承认是酒后出事,但致悼词时称“因工作疲劳过度,不幸辞世”。(《现代快报》5月13日)

      这样的“新闻”其实早已算不得上是“新闻”了。因为每隔一段时间,我们总能看到类似的“新闻”出现。相似的背景是,对于这一“新闻”,基本都是网友发帖曝出的,当地官方也全是对此的“否认”,理由多得很,但一致的作法都是将“酒精考验”的“烈士”厚葬,以弥补其为陪领导或其他人等“公务”付出的光荣“牺牲”。

      上述新闻中的南通市通州三余镇副镇长王卫东正是如此,在不少百姓一致认为其是“陪领导喝酒喝死的”并且是喝了很多茅台酒才导致疾病突发去世时,当地官方依然称其是“疲劳死”,因为王“分管三余镇的建设工作,既要负责环境整治还要管拆迁,工作量大,人也比较疲劳”,而且在记者采访时当地官方不但没有积极配合,却设置障碍,派人暗中跟踪监视,如果相关部门说的是实话,还用这么心虚地如此费神这么做吗?这样以来,王卫东到底是陪什么领导、喝的是否是茅台酒及到底喝了多少等一直为官方隐藏,而倒是镇里为此赔偿40多万元左右倒是比较确切。

      其实,大大小小的官员们饮酒,“公务”占了很大一部分,因为他们可以利用这种权力寻租或变相腐败,一旦公务员没了身上的这个“公”字,他们不会有那么多酒宴活动,正是在迎来送往中,官员之间或者其他人与官员加深了“感情”,拓宽了“视野”,甚至达到某种目的,这也有了“久经考验”成了“酒精考验”,“检查验收”变成了“检查宴收”,以及“酒杯一端,政策放宽;筷子一提,可以可以。酒满饭停,不行也行;饭馆酒醉,不对也对”等说法。

      为此,有个人把喝酒当成是社会事业发展的前途。媒体曾报道,只有18岁、刚参加完高考、网名为“果冻之风”的黄同学在网上诉苦称母亲每天逼着喝酒对此进行“社会教育”的苦恼,还有广东阳东县政府接待办公室招聘“能歌善舞、能喝酒—至少要能喝一斤白酒”的接待员等新闻,而在“禁酒令”上,河南信阳曾在半年时间内“节省”酒水费用高达4300万元,这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小县一年的财政收入,用这些钱可建四五十所小学!也正因为这一点,尽管国家有《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但是不少公民要求地方政府公布这些必要的、本该公开的“三公消费”(公款吃喝招待、公车消费和公费出国)时,始终得不到应有的回应。

      正是因为“酒精考验”已经成为了官场潜规则,因此公众对“三公消费”的公开显得格外迫节,国家相关部门也一再强调将要对此进行公开,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再次向“三公”消费亮剑:不仅要求中央部门公开2010年度“三公”经费决算数和2011年“三公”经费预算情况,地方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也要比照执行,并坦承财政预算公开工作进展不平衡,公开还不够细化。这一要求赢得公众的欢呼一片。但是,由于这一内容的公开牵涉到太多的“不宜公开”项目,尤其是“公款招待”已经成为不少地方下级向上级“示好”的一种办法,这一公开注定会受到各级政府的重重阻挠,而类似“酒精考验”甚至“考验”出“烈士”的情况就不会绝迹。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我们才希望,国家相关部门能在“三公消费”公开力度上大一些,更大一些。否则,类似上述新闻中的王副镇长,也注定不会“死得明白”。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