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许宗衡绝不仅仅属于深圳

2011年5月10日 09:28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一刀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9日对深圳市人民政府原市长许宗衡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许宗衡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01年至2009年,许宗衡利用担任中共深圳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市委副书记、深圳市人民政府常务副市长、市长的职务便利,为深圳市顺嘉高新建材有限公司、深圳市龙岗区区委原书记余伟良等九个单位或个人在变更土地规划、承揽工程、职务升迁等方面谋取利益,先后多次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3318万余元。案发后,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

      在许宗衡案发之前,人们就一直猜测,关于许宗衡贪污受贿之事,对此贪官更是深恶痛绝,但也由于杯水车薪,更是无能为力。而到了许宗衡案发之时,也有人提出,是不是深圳的管理体制有问题,监管不严,从而纵容了许宗衡?

      其实,许宗衡的存在,是全国官场制度的背景使然,而不仅仅是深圳的个案,更不是仅仅深圳有贪污犯,在其他地方也有之。也不是由于深圳发展速度快,经济发达,让官员们可以自由捞钱。君不见,甘肃最贫困的县——宕昌县,原县委书记王先民在3年多的时间里竟然疯狂敛财1千多万元,平均每天受贿就在万元左右,被人们称作“捞钱书记”,县是贫困县,但县委书记却是“日进斗金”。

      贪官自古有之,清朝最大的贪官和珅,富可敌国;秦朝郎中令赵高;西汉武帝时期丞相田蚡;唐朝唐玄宗后期宰相李林甫、杨国忠;北宋宋徽宗太师蔡京;南宋权臣秦桧、贾似道;明朝中期大贪官严嵩父子等等。就在建国初期,中国也出现了刘青山,张子善。改革开放之后,贪官更是纷至沓来,胡长清、成克杰、陈希同、王宝森、李嘉廷、倪献策、罗云光、徐炳松、田凤山……真的数不清,说不完。

      但贪官的存在,一定有其生存的土壤,土壤不除,腐败分子更是前赴后继,即便是抓了许宗衡,还会有王宗衡,李宗衡。

      虽然官员的自身素质是主要的,更是内因。但环境也是重要的,也是外因。虽然“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但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尤其是在一些地方,似乎不送钱不办事,不送钱不升官。送了钱乱办事,送了钱就升官,这又做何解释。

      当然从中央到地方加大了反腐倡廉力度,出台了诸多廉洁从政的规范性要求或者规章制度,对官员也是一种提醒,更是一种警示,但还是有官员敢去试水,更有官员去过独木桥,为什么呢?我们应该考虑如何更好地惩戒贪污腐败,那么杀了许宗衡,还有没有后来人?值得深思。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