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请方舟子不要执行双重标准

2011年4月29日 09:33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姜伯静  

      27日,记者就其方舟子妻子刘菊花硕士论文涉嫌抄袭一事电话采访了方舟子。方舟子表示,他觉得妻子不会抄袭,那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是刘菊花在学生时代写的论文,“我大概看过她写的东西,如果说只是把相同内容放在一起就算抄袭,那这个理由太可笑了。”方舟子说,十年前,大家对学术规范很模糊,除非是在世界范围发表的论文,其他的根本没有必要去追究是否抄袭,“学生论文有问题,是因为没有受到规范训练。而如果加了注释是不能够定义为抄袭的。”此外,方舟子强调说,如果真要追究硕士生论文,那么可以说中国当前很多硕士生都抄袭,“都是引用别人的观点,自己并没有真正的学术研究,这些都算抄袭。”(4月28日《河北青年报》)

      方舟子先生的话让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对自己的妻子,方舟子先生在执行双重的标准。

      从方舟子的那些话中我们可以看出,在刘菊华涉嫌抄袭这件事上,方舟子的观点是这样的:第一,他认为妻子不会抄袭;第二;把相同的东西放在一起不算抄袭;第三,十多年前涉及范围小于“世界范围”内的的不符合学术规范的东西不算抄袭;第四,出了问题的学生论文不算抄袭;第五,加了注释的不是抄袭;第六;硕士生论文出现问题不算抄袭。

      总之,从上面我们可以看出:抄袭的定义是由方舟子判定的,抄袭与否的界定原则在方舟子手里,方舟子认为自己的妻子没有抄袭的话,那所有的理由都是有利于自己的妻子的。这些理由,就像是为方舟子夫人量身定做的。反之,如果不是方舟子的妻子,那抄袭的定义是否会随之改变呢?

      我记得,在对待别的抄袭者的态度上,方舟子向来是毫不含糊的。我们试着回忆方舟子的打假历程,凡是涉及到抄袭的案例,他好像从来没有想到过如今这么多的理由。以他举报朱学勤为例,他何曾想到过这些?方舟子曾这样说过:“我最早知道上海大学教授、复旦大学博士朱学勤的博士论文《道德理想国的覆灭》涉嫌抄袭一事,是在去年7月11日收到''鸵鸟''给新语丝的投稿《知名学者朱学勤涉嫌抄袭》,该文主要是针对朱抄袭Susunn的《姊妹革命: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启示录》一书。该书已有中译本,朱抄的是中译本,雷同段落一比较,一目了然,所以我说连小学生都知道。”他还说,“才发现朱学勤的问题比我当初了解的还要严重得多,朱学勤抄袭的性质比汪晖严重。汪晖的抄袭是东抄西凑,动了点脑子,抄袭水平较高。朱学勤的抄袭则是拿了一本英文著作,一路翻译下来,把大面积的摘译当成了自己的原创,属于低水平抄袭。”这些,大概与他说的“如果说只是把相同内容放在一起就算抄袭,那这个理由太可笑了”截然相反。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我不再一一列举。呵呵,现在看来,嫉恶如仇方舟子倒有些“严于对人,宽于对己”的味道。我想朱学勤要是他的亲戚的话,肯定没有这样的遭遇了。

      其实我并不是方舟子的反对者,相反,我还是他打假的支持者。可是,打到自己家人的头上时,怎么就有了双重标准呢?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