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可怕的"我就代表国家"

2011年4月27日 09:34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高福生  

      在民风纯朴的湖南通道县,有一个叫吴昌敏的牛人,初中文化,五六前还是一个乡村小学的民办教师,不知通过什么关系,搞进了国土局,还担任了该县征迁部部长(副科级)。更牛的是,他说的话竟能代表“国家”,代表“法律”。一句“中央没给我发法令,我就代表国家”的“雷语”,让他迅即“名扬天下”。(4月26日《南方都市报》)

      “雷语”的粉墨登场,说复杂又简单。国家修建怀通高速公路,其中一段经过通道县一家采石场。按说,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只要在法律的框架之内合理补偿,采石场老板也并非冥顽不化之人。问题是,吴部长与当地个别官员打起了赔偿款的歪主意,在石场老板不满赔偿拒绝拆迁之后,动用手中的“权力”横加干预,先是通知口头停产,再是强制停水、停电、停止续办生产许可手续、不予年检,进而给经有关评估公司评估价值大约为五百万元的采石场“零赔偿”。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去年10月初,夜间一声巨响,这家被吴昌敏定为“违章建筑”的条石场竟然“意外爆炸”了,伴之而“消失”的,不仅仅是那些可资佐证要求合理赔偿的证据,还有20多位民工。从修路到征地,从承诺少得可怜的赔偿到定性“违章建筑”,“意外爆炸”到“零赔偿”,从“零赔偿”到“我就代表国家”,一切看似不可思议,一切却都在吴昌敏的“导演”、掌控之中。

      今次,透过媒体的报道,我们不仅见识了这位小小拆迁部长大人的“雷行”,还有他脱口而出的“中央没给我发法令,我就代表国家”的赤裸叫嚷,透出的是“老子天下第一”、“老虎屁股摸不得”、以权压人的张狂:小样,敢跟我(国家)斗,你们还嫩了点!如此,将权力的傲慢与霸道,以及官员“高人一等”的特权思想表现地淋漓尽致,让我等平民百姓寒从心起、“望官兴叹”……

      事实上,如此胆敢叫嚣“我就代表××”的官员,并非吴昌敏首创。比如,被讥为“最牛京官”的林嘉祥曾肆无忌惮地扬言:“你们算个屁呀,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级别和你们市长一样高,敢跟我斗!”济南市天桥区文化局原局长郝某酒后侮辱女教师露馅后,亦对前来采访的新华网记者叫嚣:“若敢在新华网曝光,我就叫它关闭!”尽管“场景”有别,“内容”却如出一辙。

      笔者纳闷的是,这个只有初中文化,五六前还是一个乡村小学的民办教师的吴昌敏,是如何进入国土局的,是如何当上拆迁部部长的,是如何成为当地法律顾问团团长的,又是如何在短短几年时间暴富拥有近千万家产的?“答案”其实很简单,没有更大的权力在为他“保驾护航”,没有众多的“利益共享”链条把他与那些职能部门的官员紧紧拴在一起,他会如此卖力充当“马前卒”,为捞取拆迁油水而处心积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吗?

      不过,公道自在人心,“国家”毕竟是大家的“家”,绝非吴昌敏想当然的“家天下”。窃以为,要将这位代表“国家”和“法律”的牛人拉下马,须正视其背后的快速升迁和暴富路径,须反思“我就代表国家”雷语粉墨登场的深层次原因,须铲除“炼”成这位牛人的土壤,须顺藤摸瓜揪出其利益链条上那一串“蚂蚱”,让他们受到党纪政纪处理和法律的制裁。不如此,暴力敛财,欺上瞒下,为所欲为的非法拆迁还会上演连续剧。“下文分解”如何,笔者拭目以待!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