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清华的第二个百年还能辉煌吗?

2011年4月25日 09:33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海明  

      4月24日,清华百年纪念日。人民大会堂的隆重大会,将清华校庆活动推向高潮。清华成为当代中国高等教育的招牌菜,清华成为中国当代政治家的摇篮,就凭这两个要素,清华的校庆规格注定要一枝独秀。

      从22日到24日,清华的这场百年庆典活动,经历了高潮和谢幕两个环节。自4月25日起,清华将迎来她第二个百年的崭新历程。在清华人和着美酒谈论昨天的同时,我更在意的是他们如何蘸着咖啡描绘明天的新打算。

      清华的第一个百年,创造了清华这个品牌,造就了一批学者和科学家,包括政治精英,这是清华引以为豪的地方,也是清华百年校庆的资本。细心的人不难发现,前半个世纪的清华,输送的学者和科学家居多;后半个世纪,以输送政治精英为主。这个变化,确实耐人寻味。因为历史的发展具有延续性,这在很大程度上关系到未来清华的发展之路。

      在民间人士眼里,清华能有今天的成就,更多得力于外力的扶植,而不是教育竞争的结果。从财政拨款的额度,到各项资源的配给,清华和北大成为当代中国典型的垄断大学。拥有太多得天独厚资源的清华,没法不创造出比普通大学更耀眼一点的成绩。至于投入和产出是否匹配,恐怕是清华百年校庆鲜少提及的话题。一个享受着细致入微关怀的大学,她不为教育经费的短缺而发愁,不担心生源,不担心科研和教学政策的倾斜,像这样坐在豪华轿车里赛跑的大学,是举国体制在教育领域的运用。泱泱中华,举全国之力,支持一两所大学,他们的饮食营养丰富,走路前有纤夫在拉,后有推手在使劲,没点“辉煌”反而不大正常。当然,“辉煌”这个词只限于在家门口内使用。毕竟,清华还有自知之明,自己没说已经是世界一流大学。举国体制在应急方面卓有功效,在置办高等教育领域则基本失灵。不幸的是,清华第一个百年的后期,主要依赖举国体制在发展自身。假如清华脱去贵族袍子,过上平民的日子,和地方高校享受同样待遇来发展,清华人的自信还有多少,我不敢想象。

      校庆的核心在于“庆”字。形式的庆和内涵的庆,因为价值取向不同,结果相去甚远。国内大学的庆典活动,越来越像企业的商业宣传促销活动,排场和热闹还有自夸成为一种时尚。国外大学校庆在反省自身办学的不足,我们的校庆在追求奢华的剧场效应。没了反思精神,无论昔日的成就如何辉煌,毕竟已经成为历史,崭新的旅程已经开始,拿什么来远足,这才是根本。清华的第二个百年能否创造与第一个百年类似的辉煌,舆论对此并不乐观。清华要想保持今天的地位,去特权化,招回昔日的魂,比追求硬件的世界一流要有意义得多,当然,也艰难得多。没有自由、独立、批判精神的大学,永远成不了一流的大学。清华的第二个百年,前二十年是奠基阶段,敢问今天的清华准备好了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