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法院参考"民意"判案太荒唐

2011年4月14日 09:31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侯文学  

      日前,西安市中级法院在庭审中,就药家鑫故意杀人一案向旁听群众发放500份调查问卷,问卷上除了庭审的合议庭成员名单,还有两个问题:您认为对药家鑫应处以何种刑罚?您对旁听案件庭审情况的具体做法和建议?西安中院这一做法,立即在法律界和网友中引起争议。稍加分析不难看出,这一举动无疑是荒唐的。

      2010年10月20日晚,西安音乐学院大三学生药家鑫,深夜驾私家车看望女友,返回途中途中将骑电动自行车的女服务员张萌(化名)撞倒,由于担心受害人记住车牌号码,遂车拿出刀子,下车对张萌连捅8刀,致其死亡。对此,有人竟对药家鑫表示同情,一些法律界人则认为,药家鑫的行为非常残忍、对人民利益危害特别严重,情节特别恶劣,应当处以死刑。有网友也称,如果药家鑫不死,那就是公理不存了!

      对于向旁听群众发放调查问卷一事,西安中院一名法官解释,向旁听公民征求量刑意见,该院以前就这样做过,只不过这次是该院发放调查问卷数量最多的一次。鉴于药家鑫案影响重大,受到舆论积极关注,西安中院希望通过这种形式听取不同意见,可以使合议庭在听取控辩双方意见的基础上,参考调查问卷结果,确保最终的判决更加公平公正。这种解释,显然是站不住脚的。“以前就这样做过”难道就是对的吗?因为案件影响大、舆论关注,判案就要“听民意”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法院对案件审理和判决的基本原则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判决结果必须做到“罪刑相适应”。正如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常务副主任赵三平律师指出的,在现行刑事法律对于定罪量刑的规定中,没有可以参考“民意”来定罪的规定。西安中院的做法没有法律依据,也不能够把调查结果作为量刑参考的依据。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以民意调查的结果影响判决,是一种渎职行为,最起码很不严肃,亵渎法律。

      假设法庭就药家鑫量刑问题进行问卷调查是可取的,但这种操作也有问题。法院向旁听人员发放调查问卷一事,受害者家属事先并不知晓,且500人参加旁听的人当中,400人都是药家鑫所在西安音乐学院的学生,村民和受害人亲属才25人。“其实,有很多村民要来旁听,但法院对村民参加旁听的人数做了严格的规定,却对学生群体给予如此多的旁听名额,这种做法严重缺乏公平性”,受害者代理人张显认为,“民意调查必须具备一定的代表性和广泛性,而且还需要对参加人员有必要的法律程序,人员组成上也要有合理的结构,法院对此案的这一做法是十分草率和不负责任的!”

      法律是维护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既然司法是独立的,就应该既不受行政干预,也不受舆论左右。“民意”不是筐,不能啥都往里装。法院判案只能根据犯罪事实和《刑法》量刑。如果法院依靠“民意”判案,就是去了存在的意义,成立一个民意调查公司就够了。果真如此,岂不弄出了“中国特色”的世界级笑话!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