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国民的幸福感与公权力的责任

2011年4月7日 10:02

选稿:天潼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央视和各地热播的电视剧《幸福来敲门》有很高的收视率。观众关心着蒋雯丽主演的一位继母的命运遭遇。其实,托尔斯泰在长篇小说《安娜?卡列尼娜》中第一句话就说出了生活的真谛,“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而如今的电视剧喜欢冠以“幸福”两字,已热播完的《老马家的幸福事》又是一例。但两部“幸福剧”剧情充满着“不幸”。《来敲门》中的继母在新组建的家庭中与婆婆、女儿儿子、一直到丈夫的纠葛,跌宕起伏,说明幸福寓于人生迈过窘迫和纠葛之中。

      自去年“两会”温家宝政府工作报告中出现“让人民生活得更幸福”以后,“幸福”也成为各地发展目标中的词汇。人们开始思考“自己幸福了吗”,注意考量它的“幸福指数”。幸福,确实给人一个诱惑而美好的生活目标。辞海把它解释为,“人们在为理想奋斗过程中以及实现了预定目标和理想感到满足的状况和体验”。即幸福是“奋斗过程中”的“体验”和实现目标后的一种“状况”和“体验”。尽管联合国提出过人类发展指标(包括人均GDP、预期寿命和教育指标等),世界一些统计机构也计算过各国的“幸福指数”,但幸福的计量会遇到多元化、个性化、差异化的难题。几份国际统计研究机构对我国的幸福指数计算也大相径庭,有排位125位的,有排位20位的。而对个体的“幸福体验”更难以琢磨,富豪家庭可能为一笔巨款争得不可开交,兄弟反目;打工的夫妻虽然工作辛苦、收入拮据,但小家庭生活过得和和美美,则感觉幸福。我想,个体幸福千姿百态,难以考察,从社会进步来说,我们所说的幸福,主要在于观察我们如何更快更好地实现“国强民富”。

      经济实力的壮大不可小视。孔子曰:“贫而无怨难”。物质生活“脱贫”是幸福的前提。虽然以我国农村贫困标准1274元测算,还有2688万贫困人口,但一个拥有13.4亿人的大国迈入“世界第二经济体”,总体上开始富起来了,已不是梦景。今日“幸福”成为热词,一定意义上反映着“这个发展阶段”人们的期盼。毕竟我国的综合实力壮大了,“国强方有民安”,三万多在利比亚的我国劳务工,能在短短的几天内实现安全大撤离,国际舆论认为是“奇迹”,对那些身陷困境的人们,回国则是最大的幸福,有劳工返回后还动地情轻吻祖国的土地。

      事业发展有成果,还会留下问题。“幸福生于''知忧'',祸患起于''逸乐''”(富兰克林)。幸福来自对存在问题的认识并采取措施加以消解的“奋斗过程”。制定十二五规划时,俞正声书记提出过“三个导向”的思路,即“问题导向”、“需求导向”、“项目导向”。这里包括对存在问题、制度障碍、新需求的认识,包括解决问题的方案、措施和实事工程的确定。我说,以“三个导向”思维所制定的规划目标,就预示“幸福会来敲门”。

      公权力运作至关重要。它的职责是“公共产品”的“生产”和“配置”。包括四类“公共品”。其一是公民普惠共享的、非分割性、非竞争性、非排他性的国防、行政、立法、安全和秩序维护、基础设施的建设等。我国在这方面整体上说,成果是世界公认的。其二是公民普惠共享的、但须落实到每个公民的、有一定竞争性、排他性的“绩优性公共品”(提升公民素质),包括教育和医疗等。这方面我们与发达国家还有不小距离,存在不少民生问题,需要着力解决。其三是每个公民普惠共享的“保底性”的社会福利,同样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四是宏观经济调控的手段,这方面我们有优势。

      相比之下,第一、第四类“公共品”看得见、摸得着,与领导干部的“政绩”联系紧密,干部有“成事”的冲动和目标实现后的“幸福感”、“自豪感”。难的是第二、第三类“公共品”,因“落实到”每个公民身上,又常常与采用市场化的手段结合着起作用的,市场化程度的多少难以考量,于是,这两类“公共品”运作如何有一定的“隐性”成分,干部“政绩”冲动不如前两种那么强烈。这方面的房改、医改、教改,我们有进步,但有不少民众的意见。如房改,我国的一些大城市的居民产权房比例已经超过发达国家,但高房价的状况也“不输给”发达国家,由此引来不少居民“望楼兴叹”的抱怨。

      如今老百姓收入增长赶不上GDP增长和财政收入增长是事实,以至消费不旺,内需拉动“不给力”。政府回应民意,十分关注惠及民生方面的举措,提出了“十二五”人民的收入增长不能低于GDP的增长的要求。承诺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势头,“对稳定房价、推进保障性建设工作不力,从而影响社会发展和稳定的地方,要追究责任”。还承诺在“菜篮子”、“米袋子”、医改、教育公平、治理违法动迁等方面,都要有所作为(见温家宝政府工作报告)。我想,各级政府在“富民”上都有扎扎实实的行动,是百姓的呼声,做到了,一定会提升中国人民的“幸福指数”。

      当然,因幸福是种体验,就与每个人的心境、情绪相关联。诺贝尔奖获得者卡里曼提出过幸福四条定义,其中一条“需要有正面的情绪”,即是乐观的、向上的、快乐的、感恩的、有慈善心态的,是愿意去理解别人、欣赏别人的,也就是中国人常说的一种“爽”的感觉。我想,多点健康情绪,与祖国蒸蒸日上的进步相连,幸福不就会常常来敲你的门了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