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财产申报推行难说明啥?

2011年3月27日 10:30

选稿:笪珪如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纯银  

      日前,广州市召开市政府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贯彻落实国务院、广东省政府第四次廉政工作会议精神,部署今年广州市政府系统廉政工作。广州市市长万庆良在会议上表示,广州将逐步实行政府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一把手”家庭财产报告制度。(3月26日《南方日报》)

      众所周知,财产申报这一200多年前诞生于西方国家的制度,素有“阳光法案”之称,被视为政治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改革开放后,我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也提上议事日程。1987年,时任全国人大法工委主任王汉斌就明确提出:“我国对国家工作人员是否建立申报财产制度问题,需在其他有关法律中研究解决。”1994年官员财产收入申报法正式列入全国人大立法规划项目。1995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党政机关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收入申报的规定》。2001年6月中共中央纪委、中共中央组织部又联合发布了《关于省部级现职领导干部报告家庭财产的规定(试行)》。尽管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在我国也算得上是历久弥新的话题,但20多年来,实践中却鲜有实效。据了解,到目前为止,继新疆阿勒泰地区于2009年1月1日起试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后,只有浙江慈溪、湖南浏阳以及重庆等地先后开展了这项试点工作。且效果让人不敢恭维。正如网友所担心的“官员财产申报”变成了“官员合法财产申报”。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就连哪些带头呼吁推进官员财产申报的代表委员们,面对媒体主动公开“晒晒”自己工资的勇气都没有。

      财产申报制度之所以难以实现,究其原因固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但笔者认为:主要是在于官员担心财产公开后,其合法收入与其拥有财产不相符而受到法律惩处而产生的个人抵触情绪。这可以从2000年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新世纪惩治腐败对策研究”课题的调查结果中得到印证:93%的调查对象认为,目前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制的阻力主要来自于官员领导阶层。2009年两会期间,甚至有官员反问记者,“老百姓为什么不公布财产?”去年还有身为党政官员的全国政协委员以“在反腐倡廉、社会监督等制度还没建成的情况下,盲目推出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不仅难以达到初衷,而且将会对其结果难以处理、造成混乱”的理由表态:我国推出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时机不成熟。

      与此相反的是,早在1766年,瑞典官员均被要求“晒财产”。即不论是一般官员还是首相,其家庭财产均须申报、登记和公布,公民有权随时查看各级官员的纳税清单。此后,财产申报制的成功实践,引起世界各国纷纷仿效。在国外,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被称为“阳光法案”或“终端反腐”,许多国家已经建立了完备的制度。目前,全世界有97个国家和地区将“官员财产申报制”入法,其中既有发达国家,也有发展中国家。为什么在我国,说“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时机不成熟”却大有人在呢?”我想,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当前我国不少官员反腐决心不够,更担心自己因推行财产申报制度而与腐败牵连。

      反腐败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同时,官员财产申报也是建立阳光政府应有之义。世界各国反腐经验更是表明,领导干部财产若不公开,廉政监督难以达到理想效果,甚至可能是一句空话。既然我国财产申报“坚冰已经打破,航船已经扬帆”,那就别让它长久处于“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状态,别让它年年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别让它停留在流于形式的“官员合法财产申报”上。只有这样,才不会违背初衷,真正发挥应有作用,成为一把名副其实的“反腐利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